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儿童文学 > 正文

我竟然不是你的菜

时间:2019-10-07 11:36来源:儿童文学
生活一日日重复,又一晃眼,就到了圣诞。 很快就是十一黄金周,连家在云南的宋朝文都买了飞机票回家,路永利一个本地人却没有回家,大家直呼奇葩,只有周一笑盈盈的。 恋爱的

生活一日日重复,又一晃眼,就到了圣诞。

很快就是十一黄金周,连家在云南的宋朝文都买了飞机票回家,路永利一个本地人却没有回家,大家直呼奇葩,只有周一笑盈盈的。

恋爱的人是可耻的,徐鸣满嘴酸味的指责周一现在满身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圣诞,元旦,情人节,大学生们最喜闻乐见的三个节日。

【不回去?不回去好啊,不回去的话,陪你队长我在寂寞的深夜撸串去。】

【看你美的,切】徐鸣说【还记得自己姓啥吗?】

无所事事的徐鸣依旧晃来晃去无所事事,周一却快要忙死了。

大家都知道是玩笑话,但路永利却有点拿不准。

【周!】

大活的老师要求每个社团都要响应市政府号召,组织义卖义演,以各种方式给本市福利院献爱心。

他并不是分不清所有人的玩笑跟真心,他只是分不清周一的。

【错,你姓徐,你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被你爸妈许给我了】徐鸣又提起这段陈年老醋,当年周一还在肚子里的时候,那时候条件简陋,医学也不发达,周一妈妈检查了三回,直到临产前医生都说是女孩。正好当时徐妈妈刚怀上徐鸣,两家约定要是徐妈妈怀的是个男孩的话就把周一给徐家当童养媳。

辅导员拍着席城的肩膀说法学院的迎新晚会一定要出彩出新,席城转头就来拍周一的肩膀,周大神,你得组织着出策划出节目啊。

黄金周的第二天,路永利敲响了周一的宿舍门。

结果周一生下来,大家检查了5、6遍,才确定真是个男孩。两家人又约定,要是徐妈妈怀的是个女孩,就把宝宝指给周一,结果生下来还是个带把的。。。两家人后来把这事当笑话讲,都说是周一把徐鸣的媳妇儿给挤走了,硬钻到周妈妈肚子里的。

书记说快到圣诞了一定要加强安全意识,特别是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的小崽子们,每月例行一次的查房就改成每周三次不定期查房吧,你们回去分配一下任务。

来开门的是一个又瘦又小的男生,有点驼背,看起来畏畏缩缩的。

徐鸣小时候还拿这事要挟周一要买零食的钱,当然,周一从来没理过他。。。。

打工地方的老板打电话慌慌张张的说圣诞节正是天上撒金子的时候,我现在缺人缺的都要上街抓壮丁了。周一你一定要来啊,你不来也得介绍人来啊。

【你,你找谁?】

徐鸣此时旧事重提,洋洋得意的说【搁古代,你就是徐周氏。】

由于上次的联谊举办的太过成功,这次连别的社团也来拜托他联系圣诞的联谊,而尝到甜头的篮球队队员们哭着吵着要周一趁着圣诞节这么普天同庆的日子帮助他们脱单。

路永利知道这个人,周一经常拿着他的画在篮球队显摆,看到没有,我们家陈清画的。

周一很是害臊的说【瞎说,搁古代,我也是路周氏。】

周一忙的分身乏术,徐鸣躺在床上嘬奶茶嗑瓜子,还不忘看周一的笑话

说起来,陈清也是法学院的一个传奇,对女生来说,陈清的传奇在于他是一本基本上混宅腐圈子的女生们都看过的一本少女漫画的作者,而对男生来说,陈清的传奇在于他在女生中人气都那么高了,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女朋友。

徐鸣沉默了好久,才大声说【呸!不要脸!】

【每逢佳节人更忙啊】

【周队在吗?】路永利一边打招呼,一边抽空目测了一下陈清的身高,觉得不会超过一米七。

两人对骂了几句,徐鸣邀功【你跟小路好了,我功不可没,你说说吧,打算买点什么感谢我?】

周一是真的很忙,忙到了连跟徐鸣吵架斗嘴的时间都没有了的地步。

【陈清,谁啊?】屋子里传来徐鸣的喊声。

周一听见这话,立刻假装信号不好,喂喂喂了三声就把电话给挂了。

在周一最忙的时候,篮球队出事了,准确的说是宋朝文跟路永利出事了。

路永利走进去【队长,我来还周队的笔记。】

刚挂了徐鸣的电话,路永利的电话就进来了。

这两个大仙跟经管学院的学长打起来了,还是在装有监控器大教室里。

徐鸣明显还没起,衣衫不整的坐在床上挠头【哦,你放桌子上吧,那个,最干净的那个,上面贴了张他画像的那个,恩恩。】

他看见来电显示的“小路子”,就又想起那天在酒吧里被路永利表白后他的丑态。

周一苦哈哈的跟辅导员求情

路永利大眼看了一下周一的桌子,左边是书,右边是电脑,正中央贴了张自己的素描画像,估计是这个叫陈清的画的。衣柜的侧面贴的是课程表还有篮球队的训练表。

路永利说了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之后,他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辅导员说【我也不想处理人,可监控里清清楚楚,他们两个先动的手,还把人打的连手都没还上,现在被打的这个学生揪着不放。。。。】

【周队出去了?】路永利问

路永利失望低下头的时候,他又一手扳过路永利的脸,说【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不用考虑,就你了!!】

周一看了监控录像,录像里没有声音,好像是双方先吵了起来,宋朝文站起来要动手,路永利伸手给拦着了,然后对方那个学生说了句什么,路永利一拳就上去了,宋朝文也上去补了几脚。。。场面一度混乱,但能看到的是,被路永利撂倒之后,那个学生从始至终就没站起来过。

【他接人去了。】徐鸣打了个哈欠【你找他有事儿?】

这一幕恰好被开门出来的老板看到,老板嘿嘿笑了两声,到吧台抽屉拿了包烟。

周一先给经管学院的会长打了个电话,说让他帮忙查查被打的这个学生住在哪个寝室。

没事,他只是来还书而已。

事后,老板直言不讳的说【我见过不浪漫的,但没见过你们这样不浪漫的。】从来没一口气说过那么多话的老板说【唉,白瞎了我这里这么浪漫的气氛。。。。】

他带着人亲自上门道歉。

路永利也说不清自己怎么了,没看到周一,他情绪低落的有些莫名其妙。

周一【。。。。。。。。。。。。】

如果能取得对方的原谅,再跟双方的辅导员跟书记说只是闹着玩的,应该不会被记过,也不影响他们以后拿三好奖学金什么的。

【没事,我走了。】

咳咳,周一克制住自己的胡思乱想,接起了电话。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但周一没想到的是,两个嫌疑犯不仅拒绝说明打架的理由,居然还敢在周一给他们分析了事情的利害后,意志坚定态度坚决的拒绝了道歉。

果然,那人是在开玩笑。

【周队。】

【那孙子,老子见他一次打他一次。】宋朝文在周一面前咋咋呼呼。

说什么让自己陪着他过十月一,根本不是真心的。

【恩恩】

周一看向路永利

看到周一接的人的时候,路永利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看法。

【我买了螃蟹,你明天,要过来吃吗?】

路永利说【我跟宋朝文没有做错。】

站在周一身边的,是个头发金黄,皮肤很白,五官精致,身材娇小的。。。。男人。

【好啊好啊】本来路永利约他他就很开心了,听到螃蟹这两字儿之后,他就更开心了【那我明天中午过去。】

【好!你们有种!我不管了行不行!】周一气的浑身冒烟的就回去了。

是的,即使那个人行为举止都有些女人的媚态,但路永利能够确定,那个人是个男人。

【好】路永利说【我等你。】

第二天周一就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了,钱峰说【那孙子说你坏话来着,骂你是同性恋】

周一。。。。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

周一嘴咧的像开花一样【好好好。】

【你不用替他们求情】周一还在生气【我同性恋是事实,他没说错,还有同性恋是骂人的话吗,我都没这么玻璃心,他们倒先炸了。】

那些传闻,看来都是真的。。。。。

第二天,对老板那句不浪漫耿耿于怀的周一特意去花店买了一束花,周一觉得玫瑰太过烂俗,于是就买了看起来很仙的百合。

【肯定不会只是说这个啊,我听学妹说,当时那个学生骂的词她都不好意思复述,总之特难听】钱峰说【哎。。。你想想,要不是对方说的特别难听,路永利那么冷静的人,也不会突然间就动手啊。】

路永利相亲篮球队内部流传的一句话,“周队是完美的,即使他是个gay,即使他是个审美差到家的GAY,那也是完美的一部分。”

到了路永利家里,果然只有路永利一个人在家里。(路永薇被打发去同学家里玩儿去了。)

周一也不知道自己是欣喜好,还是生气好。

路永利想,这个人,哪儿完美了????哼!

路永利看到拿着花的周一后便显出的一刹那的惊讶让周一有点后悔买花上门了。

时间回到那天的大课,那个被打的倒霉孩子认出了路永利和宋朝文,就装出一脸反胃模样的要往旁边坐。

周一平常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屌丝样,但在那男人面前,却一直小心翼翼的端着。端着容貌、架子,以及一杯咖啡。

【有点土哈】周一挠着头,尴尬的【哈哈哈哈】

一边挪地方还一边跟他同学说【恶心死了,同性恋,呸,往那边坐,我可不想染上艾滋病。】

这个打扮的像个斯文败类的奴才样的男人是谁?路永利默默的转开视线,不料那男人却朝他打招呼【小路,你也出来吃饭啊。】

路永利把花抱在怀里,看着周一,很真诚的说【很好看。】

宋朝文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他说谁,就有点生气【你说谁呢?】

路永利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周一的老脸又有点红,幸好煮熟的螃蟹拯救了他,没一会儿,周一就忘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热火朝天的投入到吃螃蟹的运动中去了。

那人也很横【我劝你们赶紧检查检查吧,跟周一那种变态在一起,你们就算走运不得艾滋,也得被传染成变态!】

路永利听见他们说

晚上,路永薇回来了,一进家就闻见一股百合香气。找了找,正看见他哥在那摆弄那束百合。

宋朝文站起来要揍他【你他妈说什么!!??】

【谁啊?】

【哟,谁送的?】

旁边的路永利也站了起来,拦住了冲动的宋朝文【别跟他一般见识。】

【篮球队的学弟。】

路永利看了路永薇一眼【你怎么知道不是我买的?】

那人看宋朝文被路永利拦下了,就更加的口无遮拦【哼,我还说错了?就周一那种千人骑万人压的变态,不知道身上有多少病呢,也就你们篮球队奇葩,把他当神一样供着,他撅着屁股求我艹他我都。。。】

【学弟那么拽哦?】

【你?】路永薇耸着肩膀笑了【拉倒吧,装啥啊?就你这吃面条就大蒜上厕所看报纸的没情调的老男人,会给自己买花??】

路永利听见这话,眼神就变的有点冰冷,那人还没说完,路永利一拳就上去了。

【哈哈,他属于面冷心热那一类的,不管他啦,你想吃什么?】

【。。。。。。。】路永利脸上温暖的笑容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零下大概100度的扑克脸。

那人实在不经打,路永利一拳就撂那了。

说实话,周一这一天过的很波折。

路永薇浑然不觉的去摸那束百合【好香啊,给我一只,我放我屋里。】

【你真恶心】路永利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人,看臭虫一样的目光。

早上九点,接到江平的电话,说要来A城旅游,周一那个兴奋,说好啊好啊,你什么时候到?我去接你。

路永利毫不客气的把花瓶举高,很认真的威胁道【敢碰,手给你剁了!】

那人嘴贱,骂了两句不干不净的,宋朝文就上去踹了他两脚,这次,路永利没再拦着。

江平说【我已经到了,你学校叫什么名字来着?】

路永薇【。。。。。。。。。。。。。。。。。。。】

周一也很无奈,自家的小狗咬了人,却是为了保护他自己。

周一挂了电话,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路永薇不傻,明白事出有异必作妖的道理,于是,她偷偷的给自己同母异父的姐姐秦其打了电话。

他都不知道是该感动好,还是该感动好,还是该感动好了。

被吵醒的徐鸣烦躁的扒拉了一下【你要疯啊周大一!?】

【姐,你听我说,大事不好了!】

于是,他当天就给经管院的主席打电话说【那人骂我就算了,凭什么说他上过我?还挺有意思的,我都不知道我曾经求着他艹我。】

周一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我们家江平要来啦!】

秦其正敷着面膜,只有言简意赅的一个字儿【说】

经管院的主席一听周一这个口气跟用词,冷汗都出来了【哎呀,你看。。他就是嘴狂,其实。。。多大点儿事儿啊】

徐鸣换了个姿势,哼唧了两声【。。。。那不靠谱的小黄毛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

【有人给我哥送花!百合花!好大一束!】

周一笑着说【我也不想闹大,你替我转告他,三天之内过来找我赔礼道歉,不然,这事就往天大了去了。】

【这不是正追着呢嘛!】周一猴子一样两秒钟从上铺翻下来【我今天不回来了啊。】

秦其激动的坐起来,大吼【我去!!谁啊!?】

经管院的会长也不傻,立刻威逼加利诱让那人去到辅导员那销案,说跟学弟打赌闹着玩儿,其实一点事儿都没有。

徐鸣又哼唧了两声,十分不耐烦的说【随便。。。你小点声,昨天清儿赶稿赶到3点。。你别吵醒他】

【他不说!】路永薇压低声音,十分具有悬疑色彩的说【还不让碰,全拿他自己屋里去了!!】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我竟然不是你的菜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