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儿童文学 > 正文

被抛弃的风口,曾与马化腾为敌

时间:2019-11-20 07:30来源:儿童文学
一、萌芽于即时聊天工具的直播 说起李学凌,大家可能会感觉很陌生,但说起YY,却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错,今天要说的是YY语音的创始人,今年44岁的李学凌。 从一款语音聊

一、萌芽于即时聊天工具的直播

图片 1

说起李学凌,大家可能会感觉很陌生,但说起YY,却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错,今天要说的是YY语音的创始人,今年44岁的李学凌。

从一款语音聊天软件说起。

直播失宠了。当人们嬉笑着在抖音、微视里“度年如日”的时候,曾经的陪伴者“直播”被遗忘在角落。

图片 2

2007年5月的一天,在任金山CEO的雷军接到周鸿祎的电话,周说刚接触到一家做游戏语音的公司,开发了一款叫做iSpeak的在线群聊语音产品,看不太懂,请雷军帮忙看看。其实在iSpeak之前,很多的CS玩家交流用的都是一款叫做teamspeak的工具,iSpeak在teamspeak的基础上修改了诸多缺点,从内存占比、多人通话质量、房间容纳人数等多个方面加以改善,才逐渐吸引更多的玩家使用,也给了让投资人看到的机会。

都说下半场是用户时间的争夺战,竞争对手再也不仅仅包括同行,只要是一起来争夺用户时间的东西都是敌人,包括睡眠。

李学凌

雷军此前投资了不下五次即时通讯产品,都没有成功,但这次面对iSpeak,他给了自己和周鸿祎三点理由后,最终选择投资iSpeak,并且还拉上了曾任网易IT频道主编,当时担任多玩CEO的李学凌,但李学凌认为iSpeak毫无价值,拒绝了雷军的投资建议,后来,雷军和周鸿祎共同投资了iSpeak。

而在用户有限的时间里,直播的“坪效”很低——每单位时间里用户能从中获取的嗨点相对较少。相比于三秒一包袱、五秒一段子的短视频以及制作越来越精良、故事情节越来越丰富的长视频,直播所能传达的东西微不足道。

YY到底有多牛? 欢聚时代(YY母公司)CEO陈洲在今年年初放出了两个让人吃惊的数据:2016 年中国直播全行业收入总数是 150 亿,欢聚时代2016年在直播上的收入大概是 80 亿人民币,而目前全国直播收入超10亿的只有三家,也就是说,YY直播占全行业总收入的一半还多,显示了其强劲的霸主地位。

短短几个月时间,iSpeak的同时在线人数从一二千增长到五万,李学凌开始急了起来,本想通过收购的形式将iSpeak占为己有,可此时iSpeak的价格已经是当初的20倍不止。收购未果,2007年9月,李学凌开始带领团队开发一款同样用于游戏沟通的即时通讯软件:YY。

今年正值IPO大年,先行的虎牙、后动的斗鱼,“弃A股从港股”的映客又把视线拉回到了直播行业身上。

1997年,李学凌哲学本科毕业后,成功入职中国青年报,并落户北京。五年的记者生涯中,他采访了很多IT行业的创业者,其中包括马云、丁磊、周鸿祎、雷军等互联网大佬,成为北京IT界的“四大名记”之一。

模仿并加以改进是李学凌的惯用套路,他的多玩此前从模仿17173开始,用不到一年的时间,浏览量超过了17173浏览量的三分之一,三年之后,2008年,多玩在Alexa的排名超越17173,成为国内游戏门户网站第一。

风口起落,喧嚣后一切终将回归对企业价值创造的考验,只是过去那段跌宕起伏的直播故事,会永远写在互联网创业史上,千播大战、巨头蚕食、人性百态……而直播行业依然踽踽前行,在时间与空间的竞技场里向死而生。

图片 3

2009年11月26日,作为竞争对手的iSpeak,运营方上海勤和公司副总裁冯希因为涉嫌恶意攻击多玩网,被法院判处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获刑6个月。这时候,YY语音的最高同时在线人数已经过百万。

01

丁磊

并且YY的用户已经不再局限于游戏领域,多玩网称YY语音已经有超过70%的用户来自非游戏领域,有远程教育,有会议直播,有预期中的明星演唱会,当然还有,秀场。

2005年,对于中国互联网来说,是一个带有“元年”意义的年份。这一年,随着百度等公司相继在海外上市,中国互联网公司股票市场价值总和达到了史无前例的100亿美元。

2003年6月,李学凌拎着两个皮箱,只身南下广州投奔丁磊,转战互联网。在网易任职期间,成立了网友自主内容的网易部落,后来,他又提出把几个频道独立出来,成立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公司。可就在准备放手大干一场的时候,网易却把其中的一个频道卖掉了,李失望之余,决定辞职创业。

此时,平行世界的在另一边,分布在广大三四线城市的网吧青年和企事业单位人员,相比一线城市的人们不分昼夜的忙碌,他们是时间充足的中青年,闲暇的时光本就无处消散,娱乐的方式极其有限,他们的时间都贡献给了互联网,电脑上除了有每日陪伴他们的《诛仙》、《DNF》和《魔兽世界》等网游,还有YY频道上打扮时尚、能歌善舞的姑娘。双击那个黄色的浣熊图标,带上耳机进入某个主播的频道寻开心,成为了日常惯例。

在这之前的两年,中国网民数量超过了1亿,盛大、前程无忧、携程、腾讯等十多家互联网公司登上了世界资本的大舞台。那是一个允许草根逆袭的时代,是互联网遍地开花的好时候。

没钱是创不了业的,他找到了雷军。不仅获得了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雷军还同意出面担任董事长。2005 年8月,华多科技有限公司在羊城广州正式开始运营。李学凌带着从网易出来的五六个旧部,在天河骏景花园临时租了个民宅,买了服务器和带宽开始办公,再后来,他把办公室搬进了网易原来在广州的办公室。

人大哲学系出生的李学凌在运营UGC内容平台上或许有独到的优势,YY每个微小的功能,都能满足主播和用户每一个潜在的、微妙且细腻的心理需求,产品所搭建的游戏规则逐渐推动了主播和用户共生关系的建立,并随着使用时长的增长,在用户的大脑里形成了固定的思维模式和条件反射。

98年就进入互联网圈子的傅政军,也想要分一杯中国互联网行业红利的羹。傅政军曾经创办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广告交换系统“太极链”,尝到了流量经济的甜头。2005年,他准备从头开始,再次创业。

图片 4

在PC时代,在电脑屏幕的两端,YY几乎挖透了用户的需求,培养了用户对直播这种媒介形式的认识、和主播的交流方式以及直播的基础使用习惯。

那时傅政军有两个选择:做下载,或者做视频交友社区。

2008 年,李学凌采纳了雷军做垂直门户的建议,进军游戏,只不过做的是游戏广告。不到一年的时间,“多玩”的草根用户就达到了1000万名之多,三年之后,多玩成为国内游戏门户网站的NO.1,可就在那时,“多玩”游戏的总经理辞职另起炉灶,并带走了10名技术骨干。背叛的滋味并不好受,那段时间李学凌把自己封闭起来,通宵打游戏来麻醉自己,游戏过程中玩家互动交流的不畅,让李学凌有了一条新的思路:“要不搞一个即时通讯的软件,以改善现有的玩家服务?”

2005年至2013年,有人称之为直播1.0时代,秀场直播被确定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与YY共同瓜分秀场直播这一块蛋糕的还有典型的Web2.0网站:六间房和9158。

图片 5傅政军

说干就干,2008年7月份,李学凌开创了YY语音,YY同时在线人数在短时间内呈爆发性增长,2009年2月份,同时在线人数就已经突破了100万。到了2011年,后台数据显示,YY语音用户已经不再局限于游戏领域,有超过70%的用户来自远程教育培训、会议直播、甚至还有明星演唱会。

相比于现实生活,平台培养了主播、土豪、屌丝三大主体在互联网上的另一种生存状态,彼此融合需要,缺一不可,并且在运营上催生了公会这一组织形态,公会在盘活用户、制衡及提高主播影响力、推动YY商业化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韩国当年有一个在线视频交友平台“十人房”,非常流行,有2-3万人同时在线的规模。傅政军觉得这个事儿比下载靠谱,于是在2005年年底,他拿了15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创立了一个陌生人视频交友社区——“久久情缘“,后来更名为9158。

图片 6

用户等级体系、特权和虚拟物品成为了平台基础的收入方式;土豪打赏、少量的演出以及其他隐形的收入成为秀场主播的主要收入方式。游戏主播在大量游戏玩家的簇拥下,收益来源也开始从单一的“打赏”拓展到开淘宝店、广告代言等。对于用户、主播和平台来说,这是一门三赢的生意。

他的想法,是把中国的“秀场模式”,通过视频直播的方式办到网上来。这个“土味十足”的社区名字,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傅政军的创业策略:主打网络秀场,农村包围城市。

早在2008年初,还没有YY语音的时候,刚刚在美国上市的史玉柱曾向李学凌抛出橄榄枝,提出用5000万美元收购“多玩”,被李一口回绝了。两年后,2010年3月,马化腾报价:腾讯愿意出1.5亿美元现金收购“多玩“,并且给李40%的股份。李学凌答应考虑12天,到了第11天,李召集全公司所有高管开会,会议的结果是全票的“不卖”。此举惹恼了马化腾,他放出狠话, 有腾讯没YY!

2010年,YY直播将直播表演商业化,当年营收即达到了3600万左右,2011年营收超过5000万,2012年,总公司欢聚时代(YY.inc)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13年YY直播营收为8.5亿元人民币,贡献了总公司营收的55%。

这是中国直播最早兴起时的模样。

一年后,2011年4月,腾讯单方面终止跟YY的所有合作(包括之前已经签订的合同)。但腾讯此举并没有给多玩造成实质性的冲击,YY仍然是游戏界打不死的小强。

二、游戏直播大爆发

所谓“秀场”模式,就是将线下的夜总会、KTV搬到线上来运营。一个直播间就是一个包厢,里面有主播表演,你要进直播间,就要先付费;看到有喜爱的人表演,你可以为表演者赠送购买的虚拟礼物,也就相当于线下的“付小费”。

图片 7

2006年的美国洛杉矶,一家叫做Riot Games的游戏公司成立,2008年,他们开发了一款叫做《英雄联盟》的游戏,并于2011年9月开始在中国大陆发行,腾讯成为了它的代理运营商。迄今为止,《英雄联盟》的同时在线的玩家数量每天平均超过2700万。庞大的用户基数不仅催生了职业联赛、职业战队和职业玩家的爆发,也带来了游戏主播的春天。

秀场模式是傅政军的“原创”,他认为,他这是中国特色化的社交活动:“我一直在研究中国社会。我发现中国其实是没有线下社交的。美国流行party,线下社交发达;但中国除了KTV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富人猫在家里,穷人猫在网吧。”

8年前,澄海3C的十大经典战役之一的,赤菲和冷羽的那场比赛在土豆网的播放量达到40万,解说是号称葫芦岛吴奇隆的小智,原名杨丰智,十大经典战役解说完之后,小智沉浸了4年。

不像现在的互联网创业者们动不动就聊情怀、谈愿景、为理想热泪盈眶、为梦想不断窒息,傅政军是个实在人,这个浙江金华商人做生意的道理很简单:我是要赚钱的。

2012年YY开始启用新的品牌——欢聚时代,同年11月21日,欢聚时代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市值42亿人民币。到去年底,YY语音的注册用户已经突破了10个亿,数据仅次于腾讯。在中国游戏通讯业,超过70%的市场份额被YY占据,市值高达 155亿人民币,当之无愧成为行业龙头,希望李学凌和他的YY越做越好。

2012年8月,小智英雄联盟第一视角的视频出现在了叫做“小智”的优酷自频道,那场他玩的是“流浪法师”,播放量57.5万,他开始了英雄联盟第一视角的视频录制。同时依靠《英雄联盟》视频积累了大量粉丝的还有小漠、Miss、小苍等。

他做秀场想要赚的,是穷人和富人们消磨时间的钱。

本文原创,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2014年,武汉光谷一家叫做斗鱼的公司找到小智,邀请他去当主播,果然,直播的效果非常不错,高峰期直播间的在线观众都在百万级别,猥琐的嗓音,熟悉的味道,多年积累的粉丝重新开始用直播催生。

不过傅政军也很清楚,他的产品具有社交属性,正面战场已经站了腾讯QQ这个小巨人了。他把自己的定位下沉到了二三线以下的城市,主攻月收入不足两千元的中低层用户,想要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蚕食社交王国里的红利。

2014年起,直播被认为是风口被资本推上了天,成为“风口上的猪”强势盘踞在每个互联网创业者的大脑里,虎牙TV、战旗TV、龙珠TV、熊猫TV相继成立,随着平台竞争白热化,内容形式单一的情况下,优质的主播成为了稀缺的资源,平台对主播争抢激烈,主播的身价随之水涨船高。

所以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在主流互联网上可能根本就没听过9158。直到2014年,傅政军的9158母公司天鸽互娱突然在港交所敲钟上市了,人们才如梦初醒——原来网络直播有这么大的市场能量!

2016年2月,Miss以一亿元签约虎牙直播创造了游戏主播的最高签约记录,2015年,熊猫TV天价签约韩国著名直播平台afreecaTV的天后级主播伊素婉,也带来了平台人气的暴增。

2013年,9158的营收就已经达到5.48亿元、净利润2.06亿元,且过去连续三年都在翻倍增长。9158的业绩表现,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后来的“千播大战”。

海量、高活跃度的玩家同样催生了电竞职业比赛的蓬勃发展,同时伴随着职业战队品牌化意识的加强,职业选手获得了持续的曝光,关注度持续上涨,退役后或者未退役便被平台签约成主播是职业选手延续职业生涯的有效方式,或者说,是他们唯一的赚钱方式。

图片 89158房间列表界面

职业选手的入驻给平台带来了大量的用户,如前WE战队的若风,前皇族战队的卢本伟,前IG战队的PDD等,高峰期间直播间的人气都在百万往上走,他们也纷纷成为了各自平台的“一哥”,城池中的大将。

不过傅政军并不是直播秀场的唯一玩家,同时期可与其分庭抗礼的当属“六间房”的创始人刘岩了。与傅政军的实用主义不同,刘岩在2006年创立“六间房”时,他还是有梦想的——他想做中国的YouTube。

依靠YY直播、六间房直播等打下的基础,直播平台的游戏规则可创新性比较小,很多的功能换汤不换药,技术沉淀、门槛降低,直播的核心竞争力逐渐向内容和主播转移,让“一切回到内容本身”。

想做Youtube,首先就需要有优质的视频内容。在投资人冯波的牵线搭桥下,刘岩找到了当时互联网最火视频制作人胡戈,邀请他入驻六间房。胡戈因为恶搞陈凯歌的电影《无极》,拍出短片《一个馒 头引发的血案》而一夜成名。

平台内容竞争的背后,是大资本攻城略地留下的血腥味,为抢占未来的内容入口,把入口做得足够大、触点足够多以便为未来多样的商业模式做结合,就需要推动平台在主播、内容等方面持续的开发。

图片 9电影《无极》

单款游戏的火爆虽然催生了大量的用户和人气颇高的主播,但却不是长久之举,平台的生死权怎能掌控在别人手上?于是,平台的重点毫无疑问地转向了主播和内容本身。在主播的甄选、培养,用户的研究、内容的创意、内涵以及广度的开发上,各个平台开启了远征。

与刘岩合作后,胡戈接连拍出了《鸟龙山剿匪记》《007大战黑衣人》等恶搞视频,并取得了巨大成功。这些视频都是在六间房首发,为刘岩带来了大量的用户和流量。

相比游戏直播,除了在主播数量和主播更迭频率上有较大幅度的增长,秀场直播的进化是缓慢的,甚至是相对静止的,用户的忠诚度在女主播数量爆炸的情况下被严重稀释了。

但刘岩很快发现,用户和流量并不能立刻变为收入。于此同时,宽带和服务器的花销却随着六间房用户的扩大而飞速上升。到2008年,据报道,刘岩已经拖欠了数百万美元的服务商费用,每天都有讨债的人来公司“拜访”,川流不息,络绎不绝。

三、连接一切和重塑一切

看到另一边傅政军9158的直播秀场做得风生水起,刘岩的“梦想”开始动摇了。2008年,六间房正式由UGC视频平台转型为直播秀场,刘岩说,“这是一场灵魂深处的革命”。

映客在2015年5月上线,创始人是湖南人奉佑生,这位中国第一代程序猿从windows95还没出的时候便开始学习编程,在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多年,赶上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潮,把未来押注在了视频直播上。

就在六间房转型直播秀场后不久,刘岩就体会了直播秀场的吸金能力。有天一个土豪在直播间一次性刷屏了700架飞机(直播间的虚拟礼物,游客可以花钱购买,送给自己喜欢的主播),1小时内花了大约7万元。

2016年1月21日,以短视频为主的美拍开通了直播功能,5月,花椒、一直播等玩家进场,随后,更多的直播APP上线,以游戏直播起家的斗鱼、龙珠、战旗、熊猫等直播平台也开始涉足素人直播,大力抢夺网红和主播资源。腾讯、优酷等视频平台相继开通了直播。

一个月后,创业四年的六间房终于第一次用盈利的钱发了工资,据说,那天很多人都哭了。在很多视频网站还在烧钱的时候,刘岩的六间房就已经做到了盈利,而且数额还不小。当时,同样想做中国Youtube的古永锵,曾鄙视地问刘岩:“你做的这个东西太低俗了! 你还记得自己的初心吗?!”

不到一年的时间,传统视频网站、游戏直播网站以及后起的直播app纷纷加入了这场江湖混战,主播和内容已经成了稀缺资源,平台们饥渴难耐。

后来古永锵当时所在的搜狐视频也顶不住烧钱大战,做了自己的“搜狐秀场”。一次刘岩碰到古永锵,问他:老古你还说我低俗么?那一刻,刘岩觉得自己快感十足。

玩家们将“人人都能做主播”、“随时随地开直播”这些概念广泛地推广开,一时间,主播这个词从江湖一隅迅速扩散到每个人的手机头条,成为街头巷尾讨论不绝的话题。

直播秀场由于其“大俗”的内容,在2014年之前,根本就不入主流社会的法眼。主播在房间里将夜总会、KTV的唱跳表演搬到了线上,虽然舞台换了,但人们的喜好大致相同:往往最受欢迎的房间里,都是那些游走性边缘上的主播们。

原本优质的网红和主播资源短时间内被直播平台们蚕食殆尽,面对平台巨大的内容需求,以培养主播、策划直播内容的经纪公司遍地开花。

低俗、不雅、无聊是都市白领们为直播秀场贴上的标签,但它却在中低收入人群的生活空间里越长越大,甚至成为了农民工、小商贩、服务员等群体的主要线上消费娱乐场所。

此时短视频行业依然火热,但大的格局已经在两年的纷争中基本确定。直播作为新的传播形式,不仅具备直观、时效、突发性等特点被用户所喜爱,同时因为具备和任何商业形式结合的极强可塑性和直接吸收用户荷包的能力,而备受资本恩宠。

不过很快,“农村”就要包围城市了,因为资本的嗅觉已经觉察到了直播这股越来越浓郁的铜臭气,并向它张开了自己贪婪的血盆大口。

当大家对主播的印象还停留在大眼浓妆尖下巴低胸装的时候,各怀技艺的人们已经想着如何把自己的技艺通过屏幕让更多人看到,不同平台的不同直播间,不同的容貌、声音、才艺让人眼花缭乱,主播的概念正在泛化,屏幕两端的人们昼夜欢歌。

02

户外探险、农业活动、美食烹饪、棋牌桌游、旅行、艺考等各种形式的直播开始出现,随着对内容的不断探索和优化,优秀的户外主播开始崭露头角,并开始逐渐动摇短视频领域的江湖根基,将一些本以为站稳了脚跟的短视频网红甩在了身后。

2015年9月26日15点57分,王思聪毫无征兆地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置顶了一条写有“17”和配有自己17ID的手机截图。在拥有着1600多万粉丝的微博上,王校长打响了“千播大战”的第一枪。

直播在这个阶段开始连接各行各业,各类人群,同时人们也开始用直播创造新的内容,试图赋予直播新生,给予站在地球角落的人们用屏幕去猎奇、去冒险、去探索、去窥视的可能性。

王思聪的网红效应带来的宣传效果非常明显。就在同一天,“17”这款App就冲到了中国免费榜的第一。在随后的三天里,17直播成为了中国媒体和互联网圈里最被热议的话题——17是谁?它到底在做什么?

四、直播的未来

图片 10

5G预计在2020年开始正式商用,预示着用户流量的使用门槛将进一步降低,同时,从Snapchat推出的智能眼镜Spectacles以及Googel 等公司对智能眼镜的持续研发上基本可以判断,一个随时随地记录影像、传播影像的时代即将到来。

17,是台湾麻吉波波公司旗下的一个直播类App,创始人是黄立成。他还有一个更有名气的弟弟,叫做黄立行。

人们的需求未变,变的只是工具,而这些工具,未来可能不仅能满足猎奇和冒险的需求,还能延伸到社交,那时,人们既可以通过优秀的主播去亲临更刺激的现场(从这一层面来说,未来的主播肯定要具备极强的个人特色,团队要具备强大的内容策划能力),也能和任何人随时交换视野,甚至是生活。

在涉足互联网创业之前,黄立成是台湾最负盛名的嘻哈艺人之一,他与弟弟黄立行组建的“L.A.BOYZ”组合,堪称当年台湾嘻哈文化的启蒙者。

要说到随时随地交换视野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听过《你是我的眼》吗?

“Machi”是“默契”的谐音,形容朋友间关系好。黄立成团队的首款产品名字叫做“好麻吉”,主打陌生人社交,公司取名“MachiPoPo”,寓意是要乘上互联网社交这个风口。17的名字谐音是“一起”,也可以解释为“义气”,都代表了公司的社交属性。


图片 1117直播的用户界面截图,主播大多是美女、明星

文章的一些数据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黄立成说,他是从Facebook那里看到了视频社交的机会。2015年7月25日,17直播正式上线。一上线,黄立成立刻就给弟弟黄立行打电话:“快停下来,赶紧去下载17!”随后他又打给了自己的好兄弟吴建豪和李玖哲,说服他们也下载17。据博客天下报道,那时候,黄立成曾一口气打了1000通电话去邀请他的明星朋友。

微信公众号:猎户座公民J

利用自己庞大的娱乐圈资源,黄立成成功网络了一大票艺人朋友入驻17。仅用一两个月的时间,17就完成了对用户的早期积累,相继登上了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拉西亚、印尼、美国等地的App Store免费视频类软件下载排行榜的榜首。

但是进入中国市场,是王思聪为他烧了一把火。

黄立成和王思聪的会面是飞鹤乳业副总裁涂芳而介绍的。据黄立成回忆,从他向王思聪介绍17,到王思聪最后拍板入股百万级美元,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

“这就是‘秒杀’,就是这么快结束,可以说他的判断力非常快”,黄立成说。

17直播能火起来,除了有黄立成的明星朋友光环加持外,它的内容是另一个重要原因——色情泛滥。

点开当时的17,页面大量充斥带颜色的直播画面,发展到最后,甚至还有直播吸毒的视频。在王思聪为17站台后仅三天,这款App就被苹果官方强制下架。

不过,17这颗星星之火已经停不下来了,它催生的直播热潮,即将引爆未来两年中国的互联网市场。

不同于9158和六间房,17所代表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直播浪潮。

对于老牌的直播公司9158和六间房来说,他们走的是PC端的“直播秀场”方式,门槛较高。首先,“秀场”是开在电脑上,主播必须置备电脑、话筒、音响等相对高阶的硬件;其次,“秀场”里的主播们大多需要有一定的才艺,通过唱歌、跳舞等表演,获得游客们的认可,得到大家送出的虚拟礼物。总的来说,这是个有门槛的行业。

但17们的出现打破了这两条规则。

随着通讯硬件和4G网络的发展,17们只需要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进行直播了,硬件成本大大降低。另外,直播的内容也丰富了很多。由于直播的门槛低,所有人都可以做直播,于是直播吃饭的、旅游的、拍照的、玩游戏的.......各种各样的直播内容都出现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色情、暴力、犯罪等不良内容,而且非常受欢迎。

在早期的直播平台上,这些游走在灰色边缘的视频内容,为App带来了相当可观的流量,但也同时影响了直播行业的声誉,遭到了监管部门的严厉查处。

后来,直播行业把这类内容总结为“泛娱乐”类直播,可以说是之前的“直播秀场”的升级版。

“和菜头”曾这样评价红极一时的17:“性是网络第一生产力,无聊是网络第二生产力,免费是网络第三生产力。三力结合,基本上可以解释一切网络热点事件。”

编辑:儿童文学 本文来源:被抛弃的风口,曾与马化腾为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