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书评随笔 > 正文

我竟然不是你的菜

时间:2019-10-07 22:21来源:书评随笔
八 恋爱的人是可耻的,徐鸣满嘴酸味的指责周一现在满身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生活一日日重复,又一晃眼,就到了圣诞。 一场小风波过去,宋朝文跟周一就更亲近了。 【看你美的

恋爱的人是可耻的,徐鸣满嘴酸味的指责周一现在满身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生活一日日重复,又一晃眼,就到了圣诞。

一场小风波过去,宋朝文跟周一就更亲近了。

【看你美的,切】徐鸣说【还记得自己姓啥吗?】

圣诞,元旦,情人节,大学生们最喜闻乐见的三个节日。

路永利在旁边看着,不知道要怎么提醒又直又没脑子的宋朝文。

【周!】

无所事事的徐鸣依旧晃来晃去无所事事,周一却快要忙死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没过多久,周一又开始跟路永利套起近乎来了。

【错,你姓徐,你在肚子里的时候就被你爸妈许给我了】徐鸣又提起这段陈年老醋,当年周一还在肚子里的时候,那时候条件简陋,医学也不发达,周一妈妈检查了三回,直到临产前医生都说是女孩。正好当时徐妈妈刚怀上徐鸣,两家约定要是徐妈妈怀的是个男孩的话就把周一给徐家当童养媳。

大活的老师要求每个社团都要响应市政府号召,组织义卖义演,以各种方式给本市福利院献爱心。

一天,训练结束后,路永利坐在旁边擦汗,突然,一瓶水递了过来。

结果周一生下来,大家检查了5、6遍,才确定真是个男孩。两家人又约定,要是徐妈妈怀的是个女孩,就把宝宝指给周一,结果生下来还是个带把的。。。两家人后来把这事当笑话讲,都说是周一把徐鸣的媳妇儿给挤走了,硬钻到周妈妈肚子里的。

辅导员拍着席城的肩膀说法学院的迎新晚会一定要出彩出新,席城转头就来拍周一的肩膀,周大神,你得组织着出策划出节目啊。

路永利转头,看见笑容满面的周一【小路,累了吧,喝口水。】

徐鸣小时候还拿这事要挟周一要买零食的钱,当然,周一从来没理过他。。。。

书记说快到圣诞了一定要加强安全意识,特别是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的小崽子们,每月例行一次的查房就改成每周三次不定期查房吧,你们回去分配一下任务。

路永利默默的接过来【。。。。。。。谢谢。】

徐鸣此时旧事重提,洋洋得意的说【搁古代,你就是徐周氏。】

打工地方的老板打电话慌慌张张的说圣诞节正是天上撒金子的时候,我现在缺人缺的都要上街抓壮丁了。周一你一定要来啊,你不来也得介绍人来啊。

【你这个周末有安排吗?】

周一很是害臊的说【瞎说,搁古代,我也是路周氏。】

由于上次的联谊举办的太过成功,这次连别的社团也来拜托他联系圣诞的联谊,而尝到甜头的篮球队队员们哭着吵着要周一趁着圣诞节这么普天同庆的日子帮助他们脱单。

【。。。??】路永利默默的把水放下了。

徐鸣沉默了好久,才大声说【呸!不要脸!】

周一忙的分身乏术,徐鸣躺在床上嘬奶茶嗑瓜子,还不忘看周一的笑话

【没有的话,能不能跟我去看场演出啊?】

两人对骂了几句,徐鸣邀功【你跟小路好了,我功不可没,你说说吧,打算买点什么感谢我?】

【每逢佳节人更忙啊】

【。。。。。。】路永利正在思考怎么拒绝,宋朝文就过来了,拿着球,汗淋淋的【什么演出啊?演唱会吗?我周末有空啊!】

周一听见这话,立刻假装信号不好,喂喂喂了三声就把电话给挂了。

周一是真的很忙,忙到了连跟徐鸣吵架斗嘴的时间都没有了的地步。

【渴死我了】宋朝文拎起路永利刚放下的那瓶水,打开,两口喝了一半。

刚挂了徐鸣的电话,路永利的电话就进来了。

在周一最忙的时候,篮球队出事了,准确的说是宋朝文跟路永利出事了。

虽然自己不是很想喝,但宋朝文那么痛快的喝光之后,路永利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他看见来电显示的“小路子”,就又想起那天在酒吧里被路永利表白后他的丑态。

这两个大仙跟经管学院的学长打起来了,还是在装有监控器大教室里。

水跟演出是一个性质的,虽然自己不想跟着周一去看,但宋朝文这么积极,反而让路永利有些犹豫了。

路永利说了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之后,他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周一苦哈哈的跟辅导员求情

周一倒是很干脆【你不行,必须是小路。】

路永利失望低下头的时候,他又一手扳过路永利的脸,说【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不用考虑,就你了!!】

辅导员说【我也不想处理人,可监控里清清楚楚,他们两个先动的手,还把人打的连手都没还上,现在被打的这个学生揪着不放。。。。】

恩,路永利觉得心里好多了。

这一幕恰好被开门出来的老板看到,老板嘿嘿笑了两声,到吧台抽屉拿了包烟。

周一看了监控录像,录像里没有声音,好像是双方先吵了起来,宋朝文站起来要动手,路永利伸手给拦着了,然后对方那个学生说了句什么,路永利一拳就上去了,宋朝文也上去补了几脚。。。场面一度混乱,但能看到的是,被路永利撂倒之后,那个学生从始至终就没站起来过。

【到那边玩儿去,我跟小路说点事儿。】

事后,老板直言不讳的说【我见过不浪漫的,但没见过你们这样不浪漫的。】从来没一口气说过那么多话的老板说【唉,白瞎了我这里这么浪漫的气氛。。。。】

周一先给经管学院的会长打了个电话,说让他帮忙查查被打的这个学生住在哪个寝室。

宋朝文撇嘴走了,路永利看着宋朝文的背影,有种不好的预感。

周一【。。。。。。。。。。。。】

他带着人亲自上门道歉。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咳咳,周一克制住自己的胡思乱想,接起了电话。

如果能取得对方的原谅,再跟双方的辅导员跟书记说只是闹着玩的,应该不会被记过,也不影响他们以后拿三好奖学金什么的。

事实证明,一失足成千古恨,哪还存在什么来得及来不及的问题?

【周队。】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但周一没想到的是,两个嫌疑犯不仅拒绝说明打架的理由,居然还敢在周一给他们分析了事情的利害后,意志坚定态度坚决的拒绝了道歉。

路永利被迫在篮球场冷气十足的地板上听了20分钟的周一跟韩琴之间的爱恨情仇。

【恩恩】

【那孙子,老子见他一次打他一次。】宋朝文在周一面前咋咋呼呼。

【大一下半学期,我们法学院跟音乐舞蹈学院合作了一个节目,节目过后,音舞学院的一个学姐就跟我告白了。你也知道你学长我只爱须眉不爱巾帼,当然就拒绝了。】

【我买了螃蟹,你明天,要过来吃吗?】

周一看向路永利

【。。。。。】为什么可以那么自然的说出自己的性向??

【好啊好啊】本来路永利约他他就很开心了,听到螃蟹这两字儿之后,他就更开心了【那我明天中午过去。】

路永利说【我跟宋朝文没有做错。】

【拒绝那个学姐没多久,韩琴就出现了,跟我告白,我一看长的还行,就想先凑合着吧,就答应了。】

【好】路永利说【我等你。】

【好!你们有种!我不管了行不行!】周一气的浑身冒烟的就回去了。

【。。。。。。。。。】长得还行?先凑合着?为什么可以轻浮的那么自然?!

周一嘴咧的像开花一样【好好好。】

第二天周一就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了,钱峰说【那孙子说你坏话来着,骂你是同性恋】

【谁知道这全是他的圈套!我一个不小心就被他阴了,他到处传播我是GAY的消息,这我也忍了,谁让我真喜欢男的呢,也不算他造谣。】周一说【可他却变本加厉,翻着花样儿的给我找麻烦,这就有点恶心了。】

第二天,对老板那句不浪漫耿耿于怀的周一特意去花店买了一束花,周一觉得玫瑰太过烂俗,于是就买了看起来很仙的百合。

【你不用替他们求情】周一还在生气【我同性恋是事实,他没说错,还有同性恋是骂人的话吗,我都没这么玻璃心,他们倒先炸了。】

路永利【。。。。。。】

到了路永利家里,果然只有路永利一个人在家里。(路永薇被打发去同学家里玩儿去了。)

【肯定不会只是说这个啊,我听学妹说,当时那个学生骂的词她都不好意思复述,总之特难听】钱峰说【哎。。。你想想,要不是对方说的特别难听,路永利那么冷静的人,也不会突然间就动手啊。】

他想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但是他忍住了。

路永利看到拿着花的周一后便显出的一刹那的惊讶让周一有点后悔买花上门了。

周一也不知道自己是欣喜好,还是生气好。

周一压低声音【我最近想到了一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需要你配合。】

【有点土哈】周一挠着头,尴尬的【哈哈哈哈】

时间回到那天的大课,那个被打的倒霉孩子认出了路永利和宋朝文,就装出一脸反胃模样的要往旁边坐。

路永利想说,不配合,但是他忍住了。

路永利把花抱在怀里,看着周一,很真诚的说【很好看。】

一边挪地方还一边跟他同学说【恶心死了,同性恋,呸,往那边坐,我可不想染上艾滋病。】

等到了地方,看见抱着小捧玫瑰花的周一,路永利开始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忍着呢?

周一的老脸又有点红,幸好煮熟的螃蟹拯救了他,没一会儿,周一就忘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热火朝天的投入到吃螃蟹的运动中去了。

宋朝文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他说谁,就有点生气【你说谁呢?】

周一所谓一劳永逸的好办法,就是拿路永利试探韩琴是不是GAY,路永利不明白其中到底哪点可以达到一劳永逸的效果。

晚上,路永薇回来了,一进家就闻见一股百合香气。找了找,正看见他哥在那摆弄那束百合。

那人也很横【我劝你们赶紧检查检查吧,跟周一那种变态在一起,你们就算走运不得艾滋,也得被传染成变态!】

周一解释了大半天,路永利说什么都不肯接过那束玫瑰花。演出快开始了,周一急了,拉着路永利的手就往里塞,路永利说【我不觉得可行。】

【哟,谁送的?】

宋朝文站起来要揍他【你他妈说什么!!??】

有个路过的妹子突然出现,尖声道【呀~你就从了他吧!】

路永利看了路永薇一眼【你怎么知道不是我买的?】

旁边的路永利也站了起来,拦住了冲动的宋朝文【别跟他一般见识。】

周一【。。。。。。】

【你?】路永薇耸着肩膀笑了【拉倒吧,装啥啊?就你这吃面条就大蒜上厕所看报纸的没情调的老男人,会给自己买花??】

那人看宋朝文被路永利拦下了,就更加的口无遮拦【哼,我还说错了?就周一那种千人骑万人压的变态,不知道身上有多少病呢,也就你们篮球队奇葩,把他当神一样供着,他撅着屁股求我艹他我都。。。】

路永利【。。。。。。。】

【。。。。。。。】路永利脸上温暖的笑容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零下大概100度的扑克脸。

路永利听见这话,眼神就变的有点冰冷,那人还没说完,路永利一拳就上去了。

尴尬的沉默里,有个高大的男生跑过来一把捂住了妹子的嘴,拎着就走了。

路永薇浑然不觉的去摸那束百合【好香啊,给我一只,我放我屋里。】

那人实在不经打,路永利一拳就撂那了。

周一的眼中放光【看!这效果多好达到啊,到时候他演出结束,你到后台把花一献,我把照片一拍,往你脸上马赛克一打,齐活了!】

路永利毫不客气的把花瓶举高,很认真的威胁道【敢碰,手给你剁了!】

【你真恶心】路永利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人,看臭虫一样的目光。

路永利仍然是那一句【我不觉得可行。】

路永薇【。。。。。。。。。。。。。。。。。。。】

那人嘴贱,骂了两句不干不净的,宋朝文就上去踹了他两脚,这次,路永利没再拦着。

周一【。。。。。】

路永薇不傻,明白事出有异必作妖的道理,于是,她偷偷的给自己同母异父的姐姐秦其打了电话。

周一也很无奈,自家的小狗咬了人,却是为了保护他自己。

君子不强人所难,于是周一跟路永利两个人在省剧院大厅里,坐了两个小时,看了他们一点都欣赏不了的现代舞。

【姐,你听我说,大事不好了!】

他都不知道是该感动好,还是该感动好,还是该感动好了。

韩琴出来的时候,周一晃醒了路永利。【韩琴出来了,最中间的那个】

秦其正敷着面膜,只有言简意赅的一个字儿【说】

于是,他当天就给经管院的主席打电话说【那人骂我就算了,凭什么说他上过我?还挺有意思的,我都不知道我曾经求着他艹我。】

路永利往舞台上看,依稀可见光着上半身的韩琴像条蛇一样绕在地上爬来爬去。。。。

【有人给我哥送花!百合花!好大一束!】

经管院的主席一听周一这个口气跟用词,冷汗都出来了【哎呀,你看。。他就是嘴狂,其实。。。多大点儿事儿啊】

周一叹气【我真想给他喝倒彩啊。】

秦其激动的坐起来,大吼【我去!!谁啊!?】

周一笑着说【我也不想闹大,你替我转告他,三天之内过来找我赔礼道歉,不然,这事就往天大了去了。】

路永利想说,你怎么那么小气,这回,他没忍住。

【他不说!】路永薇压低声音,十分具有悬疑色彩的说【还不让碰,全拿他自己屋里去了!!】

经管院的会长也不傻,立刻威逼加利诱让那人去到辅导员那销案,说跟学弟打赌闹着玩儿,其实一点事儿都没有。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我竟然不是你的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