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书评随笔 > 正文

我竟然不是你的菜

时间:2019-10-08 21:01来源:书评随笔
D大那边已经炸锅了,有几个沉不住气的已经开始不干不净的骂开了,揪着周一的衣领就要揍他。 虽然周一偏心的很明显,但令人尴尬的是,路永利突然间就不领情了,猛然间又变成冰

D大那边已经炸锅了,有几个沉不住气的已经开始不干不净的骂开了,揪着周一的衣领就要揍他。

虽然周一偏心的很明显,但令人尴尬的是,路永利突然间就不领情了,猛然间又变成冰山一块,隐约还有些怨气与怒气,弄得周一总是一张热脸贴在他的冷屁股上,贴的很不是滋味。

生活一日日重复,又一晃眼,就到了圣诞。

裁判也傻了,虽然他也觉得D大的打法太不入流,但确实也没见过这么较真的负责人。

于是,周一就慢慢收起了自己的热情,结果路永利那边不甘示弱一样的变的更加冷淡,不知不觉,就变成两人间冷战的气氛,即使是迎面遇上了,也不打一声招呼。

圣诞,元旦,情人节,大学生们最喜闻乐见的三个节日。

本来想劝两句,可是看着周一坚定的眼神,觉得自己说啥肯定都是白搭。

【你跟周队到底怎么了?】实在受不了这种冷战气氛的宋朝文问。

无所事事的徐鸣依旧晃来晃去无所事事,周一却快要忙死了。

这边又要打起来,还是几个人要群殴周一一个,厉队长跟裁判怎么拦都拦不住的时候,警察进来了。

【什么都没有】路永利一副懒得说话的模样。

大活的老师要求每个社团都要响应市政府号召,组织义卖义演,以各种方式给本市福利院献爱心。

警察一进来,就用当地的方言大声的警告两方住手。

【周队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吗?你可以直接跟他说啊。】

辅导员拍着席城的肩膀说法学院的迎新晚会一定要出彩出新,席城转头就来拍周一的肩膀,周大神,你得组织着出策划出节目啊。

【你是受害者吗?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吗?】

【没有】

书记说快到圣诞了一定要加强安全意识,特别是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的小崽子们,每月例行一次的查房就改成每周三次不定期查房吧,你们回去分配一下任务。

周一说【受害者在休息室,已经站不起来了。】

宋朝文想了半天,才谨慎的问【难道是。。。周队想追你。。你不同意?】

打工地方的老板打电话慌慌张张的说圣诞节正是天上撒金子的时候,我现在缺人缺的都要上街抓壮丁了。周一你一定要来啊,你不来也得介绍人来啊。

警察也看到了篮球场上的一滩血,就问【谁打的人?】

路永利一下子抬起头,恶狠狠的盯着宋朝文。

由于上次的联谊举办的太过成功,这次连别的社团也来拜托他联系圣诞的联谊,而尝到甜头的篮球队队员们哭着吵着要周一趁着圣诞节这么普天同庆的日子帮助他们脱单。

【都是误会】厉队长说【不是打架,就是比赛中不小心碰到了。】

宋朝文以为自己猜对了,就挠挠头,劝解道【周队喜欢男人不是一天两天了,队里的人都知道,我相信你不至于因为这个就看不起周队。当然了,被男人追可能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事情,可那毕竟是周队啊,如果你不愿意,直接跟他说,他也不至于纠缠你,或者给你背后穿小鞋吧。。周队他】

周一忙的分身乏术,徐鸣躺在床上嘬奶茶嗑瓜子,还不忘看周一的笑话

组委会的负责人也赶到了,天啊,他就是在办公室插着耳机看个电影的功夫,怎么弄得连警察都来了?

【他不喜欢我】路永利打断了絮絮叨叨的宋朝文。

【每逢佳节人更忙啊】

负责人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他们都是大学生,我们这是正规比赛。】

【啊?】

周一是真的很忙,忙到了连跟徐鸣吵架斗嘴的时间都没有了的地步。

【不小心?】钱峰嚷嚷,【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

【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路永利站起来,几乎是恶狠狠的盯着宋朝文。

在周一最忙的时候,篮球队出事了,准确的说是宋朝文跟路永利出事了。

旁边有个旁观者也说【他们就是故意的,总是在比赛里故意撞伤别人】

宋朝文有点吓到了,不是。。。你瞪我干啥啊!???

这两个大仙跟经管学院的学长打起来了,还是在装有监控器大教室里。

【你TM别血口喷人】D大有个队友指着那人的鼻子说

自从那天不小心听到周一跟钱峰的对话后,路永利的心情就再没好过。

周一苦哈哈的跟辅导员求情

那个人反而挺直脖子【我血口喷人?我队友的脚脖子到现在还肿着呢!正好警察来了,不是要调录像吗?把昨天下午的比赛也调出来,看看你们是不是故意的。】

春节之后,周一对他的态度明显亲热了许多,明里暗里对他的好也让他有些飘飘然,然而还没飘两天,就听到那个人亲口说【路永利不符合我的审美。。。我怎么可能对他有意思。。。我对他好,是一种不以谈恋爱为目的的善意。】

辅导员说【我也不想处理人,可监控里清清楚楚,他们两个先动的手,还把人打的连手都没还上,现在被打的这个学生揪着不放。。。。】

警察本来也不想管,但看这个阵势,又不是可以撒手不管的情况,于是黑着脸就去监控室调录像。

本来还在云端的路永利一下子就跌回地面。

周一看了监控录像,录像里没有声音,好像是双方先吵了起来,宋朝文站起来要动手,路永利伸手给拦着了,然后对方那个学生说了句什么,路永利一拳就上去了,宋朝文也上去补了几脚。。。场面一度混乱,但能看到的是,被路永利撂倒之后,那个学生从始至终就没站起来过。

警察刚给路永利拍完照片,120就来了,周一跟着警察去派出所,让宋朝文跟齐文清跟着120一起去医院。

他知道周一的审美,那种个子娇小的,五官精致又温柔的,看起来很会撒娇的男人。

周一先给经管学院的会长打了个电话,说让他帮忙查查被打的这个学生住在哪个寝室。

等陆教授跟吴老师赶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然而光是身高。。。他比周一还高了5厘米不止。

他带着人亲自上门道歉。

D大的负责人抓着陆教授就是一顿埋怨,说都是兄弟学校的怎么搞得那么难堪,你们那个叫周一的学生真是了不起,一会儿的功夫连警察都请来了。

又不能摇着那男人的肩膀质问他到底哪儿不行。因为那男人而变的郁闷的时候,那人还偏偏时不时的来对他表示“不以谈恋爱为目的”的善意。

如果能取得对方的原谅,再跟双方的辅导员跟书记说只是闹着玩的,应该不会被记过,也不影响他们以后拿三好奖学金什么的。

陆教授看向周一,周一等D大的负责人不逼逼了。才说【杨华的胳膊肘再偏一点儿,路永利的左眼就瞎了。】

于是就变的更加郁卒,脸色也控制不住的变的更加难看。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但周一没想到的是,两个嫌疑犯不仅拒绝说明打架的理由,居然还敢在周一给他们分析了事情的利害后,意志坚定态度坚决的拒绝了道歉。

【这已经不是校方说了算的问题了】周一很冷淡的说【路永利是家里的独生子,即使校方不追究,他的父母也会追责到底,我负不起那么大的责任。】

最后就变成这种老死不相往来一样的冷战。宋朝文不是第一个劝自己别跟周一掉脸子的人,但因为对方看不上自己才怄气这种理由怎么说得出口?

【那孙子,老子见他一次打他一次。】宋朝文在周一面前咋咋呼呼。

然后周一看向陆教授【当时也不是能等到陆老师回来再做决定的情况。】

路永利看着眼前的宋朝文,个子很小,五官虽然看起来张扬但还算精致,虽然不会撒娇但周一也亲口夸过他有活力,连钱峰都说,队里周一最有可能看的上的,就是宋朝文这种身高和长相。

周一看向路永利

陆教授老脸一红,这次带队期间自己总是偷偷跑出去玩,把事情全部丢给周一,这下玩脱了。。。当然是要给自己的学生撑腰。

路永利不知不觉的就伸手去量宋朝文的身高,还不到自己的肩膀

路永利说【我跟宋朝文没有做错。】

于是陆教授一反刚才跟对方负责人友好谈话的态度,说【这个事情的性质很严重,我要先跟校方汇报后才能给你答复,是否涉嫌故意伤害,伤害的程度能否构成刑事案件,路永利同学会不会因此落下残疾,这要等路永利那边做完鉴定才能确认,现在就安静等医院的鉴定结果吧。我当然相信你的学生不会是故意伤害路永利的,既然你也这么认为,那当时报警也是最恰当的选择。警察做出来的结论,才更能令学生家长信服,与其事后扯皮,还不如现在就查个一清二楚。】

宋朝文十分警惕的挥开路永利朝他伸过去的手【你干什么?】

【好!你们有种!我不管了行不行!】周一气的浑身冒烟的就回去了。

D大负责人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瞪了周一两眼,一屁股坐在警务室的椅子上生闷气去了。

【你不到1米7吧。】路永利问

第二天周一就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了,钱峰说【那孙子说你坏话来着,骂你是同性恋】

在警察局做完笔录,周一跟陆教授一行人到了路永利的医院,那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

宋朝文的脸立刻就黑了【老子1米73,怎么了?】

【你不用替他们求情】周一还在生气【我同性恋是事实,他没说错,还有同性恋是骂人的话吗,我都没这么玻璃心,他们倒先炸了。】

陆教授看过路永利后,就把周一带出来说【小周啊,我的理解可能跟你有偏差,但小路这情况。。对方怎么说也。。。】

【1米7,】路永利想,自己就算是锯掉整个脚也达不到这个高度【长的小。。真好啊。】

【肯定不会只是说这个啊,我听学妹说,当时那个学生骂的词她都不好意思复述,总之特难听】钱峰说【哎。。。你想想,要不是对方说的特别难听,路永利那么冷静的人,也不会突然间就动手啊。】

【我知道,够不上刑事责任。】周一说【我就是吓吓他们。】

宋朝文最恨别人说他矮,其次就是小。他以为路永利在故意戳他伤口,心里遭到了暴击!!

周一也不知道自己是欣喜好,还是生气好。

【。。。。。。。】陆教授一脸的省略号

于是遭到暴击的宋朝文说了句【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之后就咬牙切齿的跑走了。

时间回到那天的大课,那个被打的倒霉孩子认出了路永利和宋朝文,就装出一脸反胃模样的要往旁边坐。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我竟然不是你的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