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书评随笔 > 正文

棋闻弈事,家有棋童苦与乐

时间:2019-10-24 03:11来源:书评随笔
在上海,什么最抢手?车牌,喜茶,上马名额?——每月覆盖7、8个赛区的业余围棋升级赛,比上述更火爆。不到30秒,1万个参赛名额就被秒杀。家有棋童,到底是怎样的心路? 黑白山

图片 1

图片 2

在上海,什么最抢手?车牌,喜茶,上马名额?——每月覆盖7、8个赛区的业余围棋升级赛,比上述更火爆。不到30秒,1万个参赛名额就被秒杀。家有棋童,到底是怎样的心路?

黑白山水

汨罗江边的古镇

落子无悔。棋童中,有的目标已设定为职业棋手,有的把围棋作为爱好,有的则正在选择。这当中,是痛与快乐并存。棋艺上的点滴进步,让棋童家庭增一份收获,多一份坚持。棋海无涯苦作舟。学棋,没有捷径。

蔡献猷——棋闻弈事之一二

风景这边独好

图片 3

 蔡献猷,1990年成都电校工民建专业毕业,一直从事他的老本行——建筑设计。

   记得1986年我读初二时,聂卫平刮起一股聂旋风,从第一届到第四节中日围棋擂台赛中,老聂实现11连胜!后来听说老聂是边打点滴输氧气边下棋的!中止老聂连胜的日本棋手名叫羽根泰正。鉴于老聂的丰功伟绩,1988年他被授予“棋圣”称号,邓小平亲自敬酒祝贺!

初衷

 业余时间,他最喜欢的是围棋,桥牌,象棋。因他为人特随和,具有“上善若水”的特性,好事者把他的名字简化,故人称“蔡油”。

我的初中班主任,是个围棋迷,记得每次擂台赛完后,他就将棋手的战绩张榜公示,燃放鞭炮庆祝,我们几个好奇者就跟着他摆起了棋谱。

早晨6时刚过,徐汇区求知小学五年级学生魏诚就被爸爸魏亮叫起床。这个时候,他的同学们还在被窝里做着好梦。魏诚早起,是抓紧时间做围棋死活题。就像学琴曲不离口,学拳拳不离手,学围棋,锻炼计算能力的死活题是基本功,差一天也不行。拿着iPad,魏诚揉揉耷拉下来的眼皮,但很快,就进入紧张的计算。晚上抓紧写完作业后,魏诚就上网对弈,一盘棋经常要花两个多小时。从幼儿园学棋至今,这样的节奏,小家伙早就适应了。

本人自分配来单位后,在棋牌圈子里经常与他交往、手谈,感觉他对于自己最钟爱的围棋事业,确实具有非常人的钟爱程度,也达到了非常人的水平与境界。今就我所了解的情况,写出他的一二棋事,供大家一乐。

聂旋风将我刮进了围棋世界,并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

说起学棋的初衷,魏亮说,就是想让儿子静下来。“小时候,老师告状魏诚捣蛋。他在座位上没事干,拿桌子撞墙,墙都被撞坏了。”儿子的秉性,爸爸清楚,“他就是闲不下来,不给点事情做做,就要闯祸。”拿起黑白棋子,魏诚很快投入进去,有时调皮捣蛋,爸爸问他:不下棋和挨揍,选哪个?魏诚闭上眼咬咬牙,宁可挨几下,也不愿放弃围棋。

还在成都读书时,他与同时代的棋迷一样,不知从何时就走进了围棋的殿堂。四川的文化底蕴深厚,围棋事业也特别发达,蜀蓉棋艺出版社,就是国内著名的围棋出版社。四川省也涌现了一大批优秀棋手。

柘溪电站的围棋爱好者有二十多人,于九十年代娱乐与信息扁乏时期,大家自觉自发的将这项文体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期间与东坪举行多次擂台赛,互有输赢,我们是一个单位,对阵安化县十几个单位的精英,实则应算我们技高一筹。直到2009年那一届,我清楚的记得是在云天桥举行的,因近一半高手在益阳上班未能参加,我方以2胜11负而惨败,此后双方互无正式往来。顺便提一句,那次是我和赵师爷各胜一盘。今年12月中旬了,棋协的总结报告也写得差不多了,忽然听陶博士说,安化县邀请我厂参加棋王赛,可能是大家对2009年那一战仍耿耿于怀,那一口气实在憋了太久,我于三天内顺利组成一支八人强队,除了五六个高手在益阳实在抽身不了,这八人几乎都是我厂十强选手,我作为组织者,此时心中其实是暗暗欢喜的!特别是比赛前一天,我对益阳的选手再次逐一询问,其中雷大师正好赶来柘溪参加部门重要会议,他说只要部门领导同意,他是必须无条件参战的!这实在是意外之喜。

时间

有一次举行四川省内的比赛,他看见了广告,于是联合一批爱棋的同学,不上课偷偷跑去看棋。看完几天棋赛,回来也交上了检讨书给老师。他说,那次比赛,他就盯上一个棋手,专门观看他的每一场比赛,没看见他的身影就很失落。我奇怪这名棋手如此具有魅力,是否棋力高超?原来他是全场最漂亮的女棋手!名字他还保密呢,我说别人早就嫁做他人妇啦~~蔡油就是这样,当年撩动他少年心弦的那个少女,永远都藏在心中的某个角落,并时刻激励着他,去研究围棋,玩围棋,他说不求有多大的成就,只求能对得住心中的那位女神。

本次棋王赛,正规冠名叫做“安化县第一届‘湿地杯’职工围棋赛”,由安化县雪峰湖湿地保护局出资,总工会主办,赛制是个人赛带团体积分。安化县组织了16人,加我厂8人,24人分成4个小组,每组循环积分决出两强,如有积分相同就抽签,八强以单局淘汰制决出名次。

有句歌词唱道:“时间都去哪儿了?”对棋童家庭来说,时间,都花在纹枰边了,而且仍不够用,还要像海绵里的水一样,使劲挤出来。这点上,教棋的教练和学棋的孩子认识一致——棋力,是靠时间积攒出来的。

九十年代,我厂经常举行棋赛,也经常跟安化县举行擂台赛。蔡油应该是很少丢冠军的,他的棋力确实高人一筹。他有个特点,下棋时一是爱抽烟,搞得乌烟瘴气,云雾缭绕,令对手也云里雾里。二是爱唠叨,嘴里对自己骂个不停,哪步棋真臭啊,哪里没重视啊,一般表示此时他对自己的形势不乐观了。他爱复盘,分析得失与对错,骗招与应对,局部与全盘,他讲出来的道理,头头是道,有理有据,令你不得不佩服。

比赛中,选手们大致发挥正常,唯一爆冷门的是公认水平最高的蔡油,小组赛因轻敌输棋两盘,导致小组内出现3名积分相同的第二名,由抽签选出一个出线名额,蔡油因故未到现场,其徒弟陶博士手气实在太差,将冠军人选蔡油抽出局外!所以说,任何事有偶然也有必然,胜固欣然败亦喜。赢了棋你就沾沾自喜,不再钻研,就会停步不前或退步;输了棋,更要有无穷的动力,悬梁刺股,越挫越勇。

9岁的韩怡辰是上海市女子围棋小学组的领军人物,在全国同年龄的女选手中也排名前三。陪她学棋和比赛,由外公朱洪一个人包掉。已经65岁的朱洪感慨:“我是胡萝卜和大棒一起来。”在韩怡辰眼里,外公很亲,但有时,外公也很凶。“小孩子没有自控力,门铃响了,她也要回过头来。这种时候,我就要批评她。”朱洪解释,要替孩子争取时间,比如锻炼计算能力的死活题,每天必须要做,还要保证时间上网对弈,“一天花在棋上至少4小时。”

蔡油有个乖巧聪明的女儿,很小时就跟他学五子棋,读书时却不怎么爱跟他学围棋了,他空有满腹经纶,一身绝学,女儿不学也没法,于是将女儿送去益阳的棋校,自己教不好老师总会有办法吧,不料女孩子坐不住,也只能不了了之。人们都是这样的,希望后辈继承自己的衣钵,将看家本领发扬光大。但往往事与愿违,后辈自有其理想与偏爱,此时的我们最好是任其自然,不必强求。

小组抽签,其实是最好的结果,蔡油、雷大师、赵师爷分在一组了,胡乐平、江栋才、蒋晨曦在一组,理论上讲应该至少有三人进八强。结果蔡油筐瓢了,只有雷大师与赵师爷挺进八强。八选四,赵师爷不敌安化几届得第一名的胡文广,雷大师上演了屠龙表演,中盘完胜围棋协会副主席黄旺生,他也是得过多次安化县冠军的。至此,进入决赛的是我厂雷大师,与马路镇中学的邓贤良老师。

每周一三五,朱洪中午就要去学校接韩怡辰,送她去上海棋院和清一棋社习棋,周末,更是都花在围棋课和比赛上。好在她就读的虹口区第三中心小学的老师支持,韩怡辰自己也争气,学校里的成绩一向很好,代表学校参加围棋比赛,也给学校争光。下午韩怡辰缺了课,朱洪从微信群里收藏老师布置的作业,空下来就让孩子抓紧完成,“写作业她速度很快的。”不久前,韩怡辰光荣地担任了班级中队长。问韩怡辰,喜欢待在学校还是棋社?她回答学校,“因为能和很多同学在一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蔡油在棋具上舍得投入。他说,看着厚厚的高级榧木棋盘,圆润生辉的高级云子,再泡一杯清新的好茶,点上一支烟,光坐在那里就是一种享受。确实,做任何事就在于心态与情绪,心态左右细节,细节决定成败。

从周五开始,持续三天,上午、下午、晚上各要至少下完一盘棋,要等到晚上十点多才能坐车回来,经常躺在床上还在头脑中翻滚着棋局的画面,所以选手们是相当辛苦的。可是,如果你爱好某一项活动,那么哪怕条件再差,困难再多,你也会想尽办法去参与,这就是真正的爱好。大家想一想,这个跟你当年追求老婆是否有同一感觉?如果你碰见了心中的女神,肯定会舍命的去接近,哪怕被拒绝也要死缠烂打一番,不会轻易罢休。否则,就是表明你没从内心里喜欢她了。

在朱洪的引导下,韩怡辰学棋的同时,也在学习管理时间。地铁上,她会背唐诗,和外公玩“24点”;挤出个半小时,就拿过外公随身带的课外书阅读。朱洪说,“她看书很快,阅读量没有落下。”这点上,魏诚承受的压力要大些。老师要求他不能影响校内学习,否则不再准假。上学期期末考,魏诚数学、英语成绩都不错,语文也超过老师要求的分数线。自从魏诚学了围棋,在物流公司工作的魏亮就改上中班,方便接送和陪伴孩子。说到时间,他有些遗憾,“学了围棋,看书的时间挤不出来。否则他语文还能好一些。”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棋闻弈事,家有棋童苦与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