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书评随笔 > 正文

听起来难以置信,江门墟老矣

时间:2019-10-01 13:18来源:书评随笔
在经济大潮下的今天,一座城市,如果还保留有一片尚未拆除的老街老巷,那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 羊城晚报2月6日ZXA17版讯京果街、打铁街、卖鸡地……一个个名字有趣,又能顾

在经济大潮下的今天,一座城市,如果还保留有一片尚未拆除的老街老巷,那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

羊城晚报2月6日ZXA17版讯 京果街、打铁街、卖鸡地……一个个名字有趣,又能顾名思义。江门特色老街勾勒着江门的历史轮廓。有人说,这些日渐没落和残陋的老街窄巷只剩名字还依稀透露着昔日的繁华;也有人说,江门老街片区如同天然活化石见证江门历史沧桑,是侨乡的一块文化瑰宝。为了更好地保护和规划老街建筑区,上月江门规划局邀请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及华南理工大学30多名研究生,为江门长堤历史街区的整体保护规划出谋。

图片 1

老街老巷就像陈年老酒,经过岁月的沉淀,越发醇厚香浓,又似是历经沧桑淘洗的老人,古韵悠悠,透露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行走其间,踏着青石板的脚步声回荡在百年老屋前,能把人们的思绪带回遥远的过去;细细地品味老街积淀的历史,总会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斑驳的大门诉说着历史的沧桑,门檐上暗淡风化的青瓦也覆上了一层岁月的哀怨,而檐撑上精美的雕饰依然显示着昔日的风华和气派,再听一听那些久远的传说或故事,老街千百年的时光就回来了。

四条重要老街 承载历史文化

长堤风貌街现状

江门市蓬江区,就有幸保留着这么一片充满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的旧街老巷,它就是江门的发源地:墟顶街区。

广东侨乡文化研究中心、五邑大学副教授梅伟强对江门的老街区了如指掌。他认为,无论如何规划整治,有4条老街对江门意义深远,应尽量完整地保留下来。这四条老街是圩顶街、石湾直街、北街、长堤风貌街。圩顶街位于江门发源地“江门墟”,是江门最早的购物街之一;石湾直街被称为江门最弯直街,是江门最早的市府所在地,雪峰寺、石湾庙等历史建筑均在这条街上;北街矗立着天主教北街堂、旧江门海关、“北街医院”、启智、启明小学旧址,是一条西洋文化街区;长堤风貌街保留着最具岭南特色的骑楼群,集商业和旅游文化为一体。梅副教授说,这四条街分别传承着江门的历史根源、政治宗教、中西文化交融和现代商业文化,是江门的“根”和“脉”,文化价值极高。

  羊城晚报1月16日A21版江门讯江门市规划委员会14日召开的2014年第一次工作会议上,部分委员建议,对历史街区的保护要具体到每一扇窗户。本次会议审议了包括《蓬江河一河两岸景观规划》、《历史街区保护规划与更新规划》、《五邑大学校园总体规划修编》等在内的17个规划项目。  在会上,关于对历史街区的保护,作为江门市规划委员会的主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庞国梅要求各委员细细琢磨规划方案:“这个事情全市瞩目,弄好了是亮点,弄不好就是遗憾。”  “我们说要保护,其实现在没有什么实质性措施,任由建筑老化、破旧。”委员马富强认为,历史街区保护的重点在于研究保护与利用相结合的方案。“如果控制得死死的,没有人愿意开发,那也是把老的东西放在那里,任它腐化。该快点处理的就要快点行动,保护的时候还要注意整个历史街区也存在房屋结构和消防的隐患。”  “现在的历史街区,所有商业活动都是属于低成本、低回报。怎么找到商业价值和人文价值的转换点,这个比较纠结,需要一段时间慢慢展开。”政协委员宋强建议,对历史街区的保护要具体到每一扇窗户、每一块石头。  委员马克烈则建议,要通过吸引对侨乡文化有感情又具实力的开发商来总体开发历史街区,“特别是利用港澳华侨同胞的优势。比如江门籍的明星多,可不可以开辟一区用来建明星工作室,扩大江门影响力?”  对此,市城乡规划局局长林健生透露,下一步,该局计划与华南理工大学合作,将历史街区作为该校建筑学院的定点研究项目。同时,出版一本有关历史街区的书籍,记录街区里每一栋有“故事”的建筑。  据了解,《蓬江河一河两岸景观规划》的范围为蓬江河全线,东起北街水闸,南至南环路,总长约21公里,两岸纵深20至300米,总面积约544公顷。将借鉴广州市亚运整治与荔枝湾涌升级改造的经验,复兴蓬江河,打造蓬江上河图,十里繁华长街。未来,还可能开通水上巴士,江门市民和游客们可以夜游蓬江。其中,《历史街区保护规划与更新规划》所涉及的“长堤风韵”,将分为骑楼风貌区、石湾历史风貌区、墟顶居住风貌区及近代地产风貌区四个分区。

科普一下,让大家更熟悉

学者吁请保护 业主要求拆迁

江门市地处珠江三角洲西部,因位于西江与其支流蓬江的会合处,江南烟墩山和江北蓬莱山对峙如门,故名江门。江门原是新会县的一个小墟镇,由于扼守西江下游与蓬江河(又称江门河)的汇合处,南走水路可达澳门、香港,背靠五邑及粤西,溯西江而上可达广西梧州,腹地辽阔,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在元末明初,江门的先辈便在蓬莱山上开辟了一个墟场,叫做“江门墟”,因街墟在最高处,故名“墟顶街”。到16世纪已发展成为兴旺的商品交易市场,至清朝康熙年间,江门更成为粤西一带重要的物资集散地。乾隆十九年(1754年),江门设立县丞署。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江门被辟为对外通商口岸。1904年3月,正式在北街设立江门海关。

据了解,江门老街的规划颇让专家们挠头,主要纠结于三点———

1925年,江门从新会划出成为省辖市。

老街建筑历史再悠久如果未被列入文物保护单位,随时可能沦为商业用地。去年11月以1.53亿元高价拍卖成交的新会旧市府用地,就因没有被列为文物保护名单而在“三旧改造”中面临被拆的命运。梅副教授说,目前只有钓台故址、江门关旧址、新宁铁路北街火车站旧址、宝和按当铺旧址等几个点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受到法律保护,但这条红线并未把整条街囊括其中。如果整条街都拆了,或被改建得面目全非,仅剩几个点,其文物价值就打了折扣,难以完整地讲述当年的民俗生活和历史文化。学者们希望老街的改造能开发与保护并存,能保护则保护,能整片保护就整片保护,不能整片留下的,至少有重点保护。 这边厢是专家学者大声呼吁对老街文物的保护;那边厢是业主高涨的拆建呼声。2007年江门曾有规划,要在5年内分步拆迁石湾直街。梅副教授和张国雄教授上书政府,要求重新正视石湾直街的历史文物价值,暂时阻止了拆迁,但却遭到业主的反对,相当一部分业主支持拆迁,希望借此搬进新居并得到补偿。  如何养护日渐空置和老旧的街区更是一个难题。梅副教授说,虽然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但可以预计老街、老建筑的修葺维护费是相当昂贵的。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讨小组指出,江门的老城区集中了一群长期生活于此,收入和生活水平较低的市民,他们不容易被现代化商业吸引,也不会轻易被说服搬离自己的家。以长堤历史街区为例,河岸就是他们生活的中心。从规划的角度,应使用“增进式更新”的方法,在延续老街历史文脉的同时,考虑如何逐步给予老街现代生活的功能,激发老街的活力。

1931年撤销市建制,复归新会县辖。

保护老街原韵 激发老街活力

1951年1月又从新会县析置江门市。后又分属过粤中行署、肇庆专区、佛山专区管辖。此时为新会县辖江门市。

江门规划局总工室主任曾宪谋赞同梅教授提议的老街规划必先经过充分调研的意见,具体应分三步走。首先规划局会通过目测、走访、文字记载等途径充分调研老街区的城市空间形态、建筑历史、环境要素价值等元素,对老城区进行价值认定和保护级别的划分;进而对老街的功能作出规划设想,如同长堤风貌街或广州的北京路步行街一样打商业牌、旅游牌致力于该街区的振兴;最后通过反复研究进入行动阶段。目前,规划局已委托华南理工大学开展历史街区整体保护规划,已完成初步方案。  尽管针对老街文物保护单位分散和如何保留老街整体性等问题没有作出正面的回应,但曾主任表示,目前规划局会针对建筑的性质不同进行区分保护。公产房将有计划地修葺和维护;私产房中的危房则在原地以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修建。

1983年开始,江门市被定为省辖地级市,实行市管县新体制,辖江海区、蓬江区、新会区(新会则由新会县变为新会市最后变为江门市新会区)3个市辖区,并代管台山市、开平市、恩平市、鹤山市、4个县级市,辖区范围俗称“五邑”。

今日的墟顶街区,包括京果街、卖鸡地、余庆里、泰宁里(缸瓦地)、接龙里、东南盛街(糍街)、安龙里(猪仔墟)、红花社等地方。这些至今仍沿用或常被人提起的旧时地名,既朴实又充满趣味,散发出浓厚的历史韵味和地方特色。

作为江门发源地的墟顶街区,最早对外交往的窗口之一,就是连接这条石阶梯的码头:水埗头。五百多年前,石级下面还是汪洋一片,江门河的波涛可以一直荡漾到此处的,因此许多从水路赶墟的,必撑船到“水埗头”后再弃船登岸,一船船的货物也是在这个小埗头运上岸,在此集散,再通过这一条石阶直通墟顶,供给着八方来客和附近的村民。想当年,这里渡船云集、人声鼎沸,绝对的繁盛之地。

今天的水埗头石阶共33级,沿着石阶拾级而上,便可到达昔日商业繁盛的墟顶街。明朝大儒陈白沙先生有首五言律诗《江门墟》生动地记载了五百多年前江门墟顶街的雏形:“十步一茅椽,非村非市廛。行人思店饭,过鸟避墟烟。日漾红云岛,鱼翻黄叶川。谁为问津者,莫上趁墟船。”解读一下就是:我们的先辈在墟顶街一带用茅草架搭起了店铺,开辟了一个叫“江门墟”的墟场,它既非村落也未达到商肆集中的地步。趁墟者大多都是扒艇或乘搭墟船而来,经水埗头上岸交易。在墟场饿了要寻食店一点都不难,这里有不少食店。每蓬墟日,墟上空烟云缭绕,浓重得连过鸟也识得要回避。墟场人头云涌,在日光的照射荡漾中影红了整个墟场。买卖的主要有海鲜、毛鸡、生猪、猪苗、缸瓦等日常所需商品,特别是海鲜比铺满地上的黄叶还多,货源像河川一样川流不息,这是哪里来的呢?请君去问停在水埗头的渔船和趁墟的船主吧。

踏着无数行人走过的阶梯石级走进墟顶街区,旧街小巷里都泛着老江门昨日的画卷。在夕阳的余辉下,我在幽深曲折、四通八达的巷道里左穿右插,漫步走过一条条还温存着江门那些年印记的旧街老巷,安静是它给我最深刻的感受,虽然被外面的商业街重重包围,但这里没有沾到一点都市的喧闹感觉,除了偶有买菜归来的阿婆从身边淡然走过,或偶尔有辆摩托车擦身而过,行人不多,三三两两的老人坐在巷里或在树荫下聊天、看报纸,交织成一幅悠闲地道的老城区风情。或许,墟顶街区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现在是以自己安详的姿态向人们诉说远去的故事,见证着这座城市的沧桑变迁。

政府部门在每一个景点入口处的老房子墙上,悬挂一块古铜色的介绍牌,介绍这个地方的历史和文化内涵。

南国的初春郁郁葱葱,墟顶街区的这些寻常巷陌就象这花红树绿,不管春夏秋冬,依旧充满生机和活力。

看远处的风景,是高楼大厦的背影,已铅华尽去的墟顶街区,在这片沃地上,哺育了一代代江门人,今天依然生机勃勃,看眼前这间开了几十年的小食店,正高朋满座。

下图这里就是墟顶原来最大的墟场:在大榕树附近,现卫生所的位置。

置身墟顶街区,有一种别样的感觉,这里没有外围街道的喧嚣与繁华,只拥有其他地方难以替代的独特历史文化,看优哉游哉优悠哉的居民,一片安宁祥和的景象。

先贤陈白沙先生的事迹和大作随处可见。

500多年的这条古街,婉转悠长,它承载过多少熙来攘往的八方宾客?聆听过多少人欢狗叫?散落多少缠绵细语?流传了多少离别和重逢的故事?

编辑:书评随笔 本文来源:听起来难以置信,江门墟老矣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