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小说 > 正文

阿里云道哥自述,我回阿里的29个月

时间:2019-10-01 13:19来源:小说
本文作者为阿里云首席安全研究员吴翰清 原文链接 APP运营:我回阿里的29个月 来源:MacTalk | 无欲则刚 ** 作者:吴翰清&池建强 回到阿里已经29个月了,算上此前在阿里的七年时间,已

本文作者为阿里云首席安全研究员吴翰清

原文链接  APP运营:我回阿里的29个月

来源:MacTalk

|无欲则刚**

图片 1

作者:吴翰清&池建强

回到阿里已经29个月了,算上此前在阿里的七年时间,已经为这家公司服役了将近十年。这十年的时光,加上2012年到2014年期间参与到安全宝创业的那两年,组成了迄今为止我的职业生涯。这些年经历的所有事情,吃过的所有苦头,所有的酸甜苦辣,都像刻刀一样雕琢了我的生命。过去的2016年,对我来说是非常难忘的一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无欲则刚

进入计算机行业将近二十年,每每回顾,总是感慨万千。当你刀出鞘,箭上弦,心无旁骛,逢山开道,遇水搭桥,全力向前的时候,总会产生好的结果。但是,绝少有人能够一直保持这种全力以赴的状态,无论我们怎么提醒自己,人也会不自觉的出现懈怠和犹豫,计较得失成败。有些时候,更为主动的往前走一步,会把事情做的更好,有些时候,过于向前又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进退维谷,纠结万分。

在十年前,我看着心中偶像的背影成长,现在,我也成为了一些人心中的背影。有些人羡慕我年纪轻轻就得到了很多,但我并不觉得自己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成为别人心中的背影并不是我喜欢的,因为这个时代太可怕了,发条朋友圈都会被人截图拿去变成新闻头条,这让我变得比以往更加孤独。人们总爱随意评价他人,哪怕他们不了解的人和事,一点点的道听途说就可以做出长篇大论。但生活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也许我们无法回避被人评价。我们应该多一点讨论,少一点评价,尤其是不负责任的评价。这也是我越来越少写文章的原因之一,无论是写出来被人评价,或是要求我点评时事,都是我不愿看到的。评价他人我几乎看不到任何的益处,而有益的讨论却往往淹没在繁杂的噪音中。

回到阿里已经29个月了,算上此前在阿里的七年时间,已经为这家公司服役了将近十年。这十年的时光,加上2012年到2014年期间参与到安全宝创业的那两年,组成了迄今为止我的职业生涯。这些年经历的所有事情,吃过的所有苦头,所有的酸甜苦辣,都像刻刀一样雕琢了我的生命。过去的2016年,对我来说是非常难忘的一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但是,我身边总有一些这样的人,能够一直处于这种「刺客状态」,他们天赋极高,少年成名,自带光环,身边自是济济人才和绝顶高手,于是他们更加沉默,努力,犹如古代江湖的刺客,每天拔刀挥刀千百次,无论在清晨,还是寒夜。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成败,只有生死。

所以近两年来我很少看评论文章。很多媒体和大V写的东西不是水平有限就是胡扯,因为他们要么缺乏深入了解的机会,要么缺乏深入了解的能力,或者两者皆有,所以看了要么浪费时间,要么反而有害。我更多关注的是原始的事实本身,或者是某些当事人的直接访谈。虽然一个公开访谈有时候也不会讲真话,但至少对还原实际情况会有帮助,比二手资料要好一些。自己有所得就好。

在十年前,我看着心中偶像的背影成长,现在,我也成为了一些人心中的背影。有些人羡慕我年纪轻轻就得到了很多,但我并不觉得自己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成为别人心中的背影并不是我喜欢的,因为这个时代太可怕了,发条朋友圈都会被人截图拿去变成新闻头条,这让我变得比以往更加孤独。人们总爱随意评价他人,哪怕他们不了解的人和事,一点点的道听途说就可以做出长篇大论。但生活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也许我们无法回避被人评价。我们应该多一点讨论,少一点评价,尤其是不负责任的评价。这也是我越来越少写文章的原因之一,无论是写出来被人评价,或是要求我点评时事,都是我不愿看到的。评价他人我几乎看不到任何的益处,而有益的讨论却往往淹没在繁杂的噪音中。

我站在浪尖风口南墙碰了我的头我挺着身体背着手风你可以斩我的首

这些年的经历让我愈发的认识到这个社会何以浮躁,也看清了我过去一些浮躁的地方。现在的人们普遍抱着投机心理在做事情,这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大多数人期望能够通过较少的付出获得较多的回报,期望能够找到捷径,或者是发现一些别人没有发现的机会从而获得成功。比较典型的现象就是不断换工作以谋求到更好的职位和更高的薪水,或者是期望通过创业改变自己的命运。

所以近两年来我很少看评论文章。很多媒体和大V写的东西不是水平有限就是胡扯,因为他们要么缺乏深入了解的机会,要么缺乏深入了解的能力,或者两者皆有,所以看了要么浪费时间,要么反而有害。我更多关注的是原始的事实本身,或者是某些当事人的直接访谈。虽然一个公开访谈有时候也不会讲真话,但至少对还原实际情况会有帮助,比二手资料要好一些。自己有所得就好。

我的好朋友吴翰清大概就是这样一位「刺客」,他曾经是阿里巴巴集团最年轻的高级技术专家,后来参与了安全宝的创业。29个月之前,他从微信上发来一条信息:老池,我要离开北京,聚聚?

人们总是混淆了欲望和理想。

这些年的经历让我愈发的认识到这个社会何以浮躁,也看清了我过去一些浮躁的地方。现在的人们普遍抱着投机心理在做事情,这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大多数人期望能够通过较少的付出获得较多的回报,期望能够找到捷径,或者是发现一些别人没有发现的机会从而获得成功。比较典型的现象就是不断换工作以谋求到更好的职位和更高的薪水,或者是期望通过创业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知道安全宝的马杰已经远走百度,他也带着自己的团队重归阿里,难道创业是一场虚无么?在幽暗的咖啡厅里,我们谈天说地,畅销未来,互相讲些段子。最后,各自啜饮着咖啡,沉默不语。临走时,他望了望漆黑的天空,看不到云和星光,然后转过头来对我说,老池,我要去阿里创造中国最大的安全帝国,我要改变互联网的生态。

我的体会是,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创业也根本不是功成名就的最佳途径。四年前,我是怀揣着「达则兼济天下」的情怀离开阿里,加入安全宝创业的,我希望我在安全领域的经验能够帮助更多的企业。但是两年创业维艰,最后安全宝分别卖给了百度和阿里——创始人马杰带着大部分人去了百度,我带着一小部分人回了阿里。回首四年前的我,更多的是纸上谈兵。这几年踩过的坑、吃过的苦头,让我伤痕累累,但却成就了今天的我。这个世界相对还是公平的,你所得到的,一定和你付出的一样多,只是人们往往只看到你所得到的,而只有你自己才能看到你所付出的。

人们总是混淆了欲望和理想。

29个月之后,他丢给我一篇长文,读完之后,我仿佛感受到一把寒光闪闪的出鞘利剑在嗡嗡作响。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在很多外人看来创业后被巨头以一个不错的价码收购已经足够成功,但是在我看来,一个创业公司没有完成它创立之初的使命和初心,半途而废,就远远谈不上成功。也因此,我们依然继续行走在这条道路上,马杰在百度,我在阿里云,我们分别坚持着当初想去做的事情,和以前并无二致,我们依然走在完成初心的道路上,只是换了一个形式。

我的体会是,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创业也根本不是功成名就的最佳途径。四年前,我是怀揣着「达则兼济天下」的情怀离开阿里,加入安全宝创业的,我希望我在安全领域的经验能够帮助更多的企业。但是两年创业维艰,最后安全宝分别卖给了百度和阿里 — 创始人马杰带着大部分人去了百度,我带着一小部分人回了阿里。回首四年前的我,更多的是纸上谈兵。这几年踩过的坑、吃过的苦头,让我伤痕累累,但却成就了今天的我。这个世界相对还是公平的,你所得到的,一定和你付出的一样多,只是人们往往只看到你所得到的,而只有你自己才能看到你所付出的。

他写道:

所以什么是创业?不是说有一家公司才叫创业,现在注册一家公司的成本很低,但那不会带来任何本质的改变。我理解的创业,就是本来没有的东西,你做出来了,就是创业

在很多外人看来创业后被巨头以一个不错的价码收购已经足够成功,但是在我看来,一个创业公司没有完成它创立之初的使命和初心,半途而废,就远远谈不上成功。也因此,我们依然继续行走在这条道路上,马杰在百度,我在阿里云,我们分别坚持着当初想去做的事情,和以前并无二致,我们依然走在完成初心的道路上,只是换了一个形式。

我相信未来我们会生活在一个数据被时时监控的时代,被企业出于商业目的监控,被黑客出于牟利目的监控。这就像我们每个人都赤身露体行走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样,想想就会让人不舒服。如果没有合理的法律和有效的技术保护手段,这将是最糟糕的时代。

在四年前,我会狂妄的宣称要去颠覆世界,现在看来,世界根本不需要被颠覆,也很难在短时间内颠覆一个行业或一个市场。世界需要的是变得更美好,这是创业公司应该追求的。

所以什么是创业?不是说有一家公司才叫创业,现在注册一家公司的成本很低,但那不会带来任何本质的改变。我理解的创业,就是本来没有的东西,你做出来了,就是创业。

但这个时代终将到来,不管我们是否喜欢它,只能做好迎接它的准备,不适者将被淘汰。我们能做的,是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按照我们的想法,将这个即将到来的时代塑造得更加美好。

在去年提交给公司的一份内部报告里,我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

在四年前,我会狂妄的宣称要去颠覆世界,现在看来,世界根本不需要被颠覆,也很难在短时间内颠覆一个行业或一个市场。世界需要的是变得更美好,这是创业公司应该追求的。

是的,他还有个绰号,叫做「刺」。

我相信未来我们会生活在一个数据被时时监控的时代,被企业出于商业目的监控,被黑客出于牟利目的监控。这就像我们每个人都赤身露体行走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样,想想就会让人不舒服。如果没有合理的法律和有效的技术保护手段,这将是最糟糕的时代。

在去年提交给公司的一份内部报告里,我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

无欲则刚

但这个时代终将到来,不管我们是否喜欢它,只能做好迎接它的准备,不适者将被淘汰。我们能做的,是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按照我们的想法,将这个即将到来的时代塑造得更加美好。

「我相信未来我们会生活在一个数据被时时监控的时代,被企业出于商业目的监控,被黑客出于牟利目的监控。这就像我们每个人都赤身露体行走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样,想想就会让人不舒服。如果没有合理的法律和有效的技术保护手段,这将是最糟糕的时代。

回到阿里已经29个月了,算上此前在阿里的七年时间,已经为这家公司服役了将近十年。这十年的时光,加上2012年到2014年期间参与到安全宝创业的那两年,组成了迄今为止我的职业生涯。这些年经历的所有事情,吃过的所有苦头,所有的酸甜苦辣,都像刻刀一样雕琢了我的生命。过去的2016年,对我来说是非常难忘的一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世界为什么会变得更美好?因为世界的未来是我们定义的。如果看到的未来错了怎么办?最保险的方式就是自己去做出来,这样就不会出差错了。创业者与科幻小说家唯一的区别是,创业者去做了。这就是创业的全部含义。

但这个时代终将到来,不管我们是否喜欢它,只能做好迎接它的准备,不适者将被淘汰。我们能做的,是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按照我们的想法,将这个即将到来的时代塑造得更加美好。」

在十年前,我看着心中偶像的背影成长,现在,我也成为了一些人心中的背影。有些人羡慕我年纪轻轻就得到了很多,但我并不觉得自己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成为别人心中的背影并不是我喜欢的,因为这个时代太可怕了,发条朋友圈都会被人截图拿去变成新闻头条,这让我变得比以往更加孤独。人们总爱随意评价他人,哪怕他们不了解的人和事,一点点的道听途说就可以做出长篇大论。但生活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也许我们无法回避被人评价。我们应该多一点讨论,少一点评价,尤其是不负责任的评价。这也是我越来越少写文章的原因之一,无论是写出来被人评价,或是要求我点评时事,都是我不愿看到的。评价他人我几乎看不到任何的益处,而有益的讨论却往往淹没在繁杂的噪音中。

但永远不要低估这个过程中的困难。创业者要面临一万个困难,解决完这一万个困难后,还有一万个新的困难在前面等着,没有对成功的坚定信仰是不可能走下去的。很多人在走到第十个困难的时候就放弃了,然后把放弃的理由推到了第十一个困难上。

世界为什么会变得更美好?因为世界的未来是我们定义的。如果看到的未来错了怎么办?最保险的方式就是自己去做出来,这样就不会出差错了。创业者与科幻小说家唯一的区别是,创业者去做了。这就是创业的全部含义。

所以近两年来我很少看评论文章。很多媒体和 大V 写的东西不是水平有限就是胡扯,因为他们要么缺乏深入了解的机会,要么缺乏深入了解的能力,或者两者皆有,所以看了要么浪费时间,要么反而有害。我更多关注的是原始的事实本身,或者是某些当事人的直接访谈。虽然一个公开访谈有时候也不会讲真话,但至少对还原实际情况会有帮助,比二手资料要好一些。自己有所得就好。

同样的,一件事情如果浅尝辄止,往往也是白干。一件事情如果只做个两三年,可能就是来搭搭顺风车,享受一下别人创造的成果,给履历里镀点金,成为自己上升的阶梯。一件事情如果不坚持做个八年、十年,可能很难真正做出点什么东西。一个人如果总是两三年就换件事情做,在我看来就是浪费时间。哪怕薪水会不断的涨,头衔在不断上升,但最后终将一事无成,因为所有的积累,都变成半途而废。

但永远不要低估这个过程中的困难。创业者要面临一万个困难,解决完这一万个困难后,还有一万个新的困难在前面等着,没有对成功的坚定信仰是不可能走下去的。很多人在走到第十个困难的时候就放弃了,然后把放弃的理由推到了第十一个困难上。

这些年的经历让我愈发的认识到这个社会何以浮躁,也看清了我过去一些浮躁的地方。现在的人们普遍抱着投机心理在做事情,这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大多数人期望能够通过较少的付出获得较多的回报,期望能够找到捷径,或者是发现一些别人没有发现的机会从而获得成功。比较典型的现象就是不断换工作以谋求到更好的职位和更高的薪水,或者是期望通过创业改变自己的命运。

|深度决定成败

同样的,一件事情如果浅尝辄止,往往也是白干。一件事情如果只做个两三年,可能就是来搭搭顺风车,享受一下别人创造的成果,给履历里镀点金,成为自己上升的阶梯。一件事情如果不坚持做个八年、十年,可能很难真正做出点什么东西。一个人如果总是两三年就换件事情做,在我看来就是浪费时间。哪怕薪水会不断的涨,头衔在不断上升,但最后终将一事无成,因为所有的积累,都半途而废。

人们总是混淆了欲望和理想。

真正想做好一件事情,出发点要很纯粹,这样才能做深,也只有做深,才能真正做到不一样。很多评论文章里会提到个观点,叫「产品的细节决定了产品的成败」,很多人自己不做产品,听着觉得好像有点道理,就到处传播这种观点。我觉得这就是典型的胡扯。细节根本不会决定产品的成败,甚至很多成功产品在早期的时候产品体验和各种细节都是一塌糊涂。准确来讲,是深度决定了产品的成败,包括了技术的深度、对行业对客户理解的深度等等。这些东西最后可能有一小部分会反应在一些产品细节上,但细节永远只是表面功夫,真正重要的是对细节背后的理解。人云亦云之害亦在于此。

深度决定成败

我的体会是,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创业也根本不是功成名就的最佳途径。四年前,我是怀揣着「达则兼济天下」的情怀离开阿里,加入安全宝创业的,我希望我在安全领域的经验能够帮助更多的企业。但是两年创业维艰,最后安全宝分别卖给了百度和阿里 – 创始人马杰带着大部分人去了百度,我带着一小部分人回了阿里。回首四年前的我,更多的是纸上谈兵。这几年踩过的坑、吃过的苦头,让我伤痕累累,但却成就了今天的我。这个世界相对还是公平的,你所得到的,一定和你付出的一样多,只是人们往往只看到你所得到的,而只有你自己才能看到你所付出的。

我们的「游戏盾」产品的发展历程,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游戏盾」产品的前身诞生在2015年年初,当时我们发现有一家做直播的客户自创了通过「快速切换」的方式来缓解DDoS攻击的解决方案,也在同一时间我们观察到游戏行业有一个客户也采用类似的思路,用VPN的架构完成了一个实现。这是一种不同于囤积带宽的防御方式,理论上可以只需要很小的带宽就能防御无限大的DDoS攻击。我们认为这种创新方案极具潜力,但客户自己实现的解决方案都有一些缺陷,由云平台来实现则具备先天优势,能够做到效率最优。于是我们把客户请到公司来进行交流,并请他参与到我们产品的设计与研发过程中。

真正想做好一件事情,出发点要很纯粹,这样才能做深,也只有做深,才能真正做到不一样。很多评论文章里会提到个观点,叫「产品的细节决定了产品的成败」,很多人自己不做产品,听着觉得好像有点道理,就到处传播这种观点。我觉得这就是典型的胡扯。细节根本不会决定产品的成败,甚至很多成功产品在早期的时候产品体验和各种细节都是一塌糊涂。准确来讲,是深度决定了产品的成败。包括了技术的深度、对行业对客户理解的深度等等。这些东西最后可能有一小部分会反应在一些产品细节上,但细节永远只是表面功夫,真正重要的是对细节背后的理解。人云亦云之害亦在于此。

在很多外人看来创业后被巨头以一个不错的价码收购已经足够成功,但是在我看来,一个创业公司没有完成它创立之初的使命和初心,半途而废,就远远谈不上成功。也因此,我们依然继续行走在这条道路上,马杰在百度,我在阿里云,我们分别坚持着当初想去做的事情,和以前并无二致,我们依然走在完成初心的道路上,只是换了一个形式。

在2015年上半年,我制定了1号项目,内部代号「云层」,就是为了完成这个构想。到了2015年下半年,产品研发初步完成,我将它命名为「弹性安全网络」,并正式对外发布。但是运营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客户比较难以理解它的作用和理念,同时在真实的场景里,也存在各种各样的瑕疵,导致没能真正解决客户的问题。最致命的是,我发现它在商业模式的设计上存在重大缺陷,继续运营下去我们会破产。于是在产品发布三个月后,在2015年年底,我正式叫停了这个项目,产品下线,研发资源重新释放出来投到别的产品上,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

我们的「游戏盾」产品的发展历程,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游戏盾」产品的前身诞生在2015年年初,当时我们发现有一家做直播的客户自创了通过「快速切换」的方式来缓解DDoS攻击的解决方案,也在同一时间我们观察到游戏行业有一个客户也采用类似的思路,用VPN的架构完成了一个实现。这是一种不同于囤积带宽的防御方式,理论上可以只需要很小的带宽就能防御无限大的DDoS攻击。我们认为这种创新方案极具潜力,但客户自己实现的解决方案都有一些缺陷,由云平台来实现则具备先天优势,能够做到效率最优。于是我们把客户请到公司来进行交流,并请他参与到我们产品的设计与研发过程中。

所以什么是创业?不是说有一家公司才叫创业,现在注册一家公司的成本很低,但那不会带来任何本质的改变。我理解的创业,就是本来没有的东西,你做出来了,就是创业。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在我叫停项目并释放研发资源后,项目组有两三位同学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在没有任何支持的情况下利用业余时间继续进行着云层的研发工作,并自己去寻找天使客户,寻求真实的客户场景。

在2015年上半年,我制定了1号项目,内部代号「云层」,就是为了完成这个构想。到了2015年下半年,产品研发初步完成,我将它命名为「弹性安全网络」,并正式对外发布。但是运营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客户比较难以理解它的作用和理念,同时在真实的场景里,也存在各种各样的瑕疵,导致没能真正解决客户的问题。最致命的是,我发现它在商业模式的设计上存在重大缺陷,继续运营下去我们会破产。于是在产品发布三个月后,在2015年年底,我正式叫停了这个项目,产品下线,研发资源重新释放出来投到别的产品上,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

在四年前,我会狂妄的宣称要去颠覆世界,现在看来,世界根本不需要被颠覆,也很难在短时间内颠覆一个行业或一个市场。世界需要的是变得更美好,这是创业公司应该追求的。

转机出现在2016年4月份,一家做棋牌游戏的叫闲徕互娱的公司成为了云层的首批天使客户。这家公司成立后业务发展很迅速,就被黑色产业盯上,发起了疯狂的攻击。很多初创公司往往就倒在这种不正当的行业竞争当中,再也没有机会长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技术人员和闲徕一起决定,试试云层。一开始,云层确实马上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但是随着对抗的升级,黑客也逐渐摸到了我们的规律,攻击开始出现变化。在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都要进行快速响应,研发的同学经常要半夜爬起来更新程序,这场仗打得异常艰苦。

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在我叫停项目并释放研发资源后,项目组有两三位同学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在没有任何支持的情况下利用业余时间继续进行着云层的研发工作,并自己去寻找天使客户,寻求真实的客户场景。

在去年提交给公司的一份内部报告里,我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

但一切努力没有白费,通过几次大版本的升级,这个系统逐渐完善。一次次的真实对抗,有效的锤炼了产品,认识到了很多以前根本没有想到过的问题,闲徕的技术团队在这个过程中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到了11月,这家成立仅仅8个月的公司,被昆仑万维以20亿的价格收购,创造了一个神话。我们的云层也正式改名为「游戏盾」,在游戏行业里打开了局面。

转机出现在2016年4月份,一家做棋牌游戏的叫闲徕互娱的公司成为了云层的首批天使客户。这家公司成立后业务发展很迅速,就被黑色产业盯上,发起了疯狂的攻击。很多初创公司往往就倒在这种不正当的行业竞争当中,再也没有机会长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技术人员和闲徕一起决定,试试云层。一开始,云层确实马上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但是随着对抗的升级,黑客也逐渐摸到了我们的规律,攻击开始出现变化。在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都要进行快速响应,研发的同学经常要半夜爬起来更新程序,这场仗打得异常艰苦。

「我相信未来我们会生活在一个数据被时时监控的时代,被企业出于商业目的监控,被黑客出于牟利目的监控。这就像我们每个人都赤身露体行走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样,想想就会让人不舒服。如果没有合理的法律和有效的技术保护手段,这将是最糟糕的时代。

截止到今天,我们的「游戏盾」产品依然没有正式发布,尚在邀请内测阶段,但我们对它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并且我们也充分认识到它的潜力不仅仅只是解决游戏行业的问题,而是会帮助我们真正的构建下一代的安全网络,回归到真正的「弹性安全网络」。如果没有闲徕互娱的信任,不会锤炼出我们「游戏盾」产品的深度,而缺乏了这样的深度,闲徕互娱很可能会倒在6月,看不到11月的曙光。我们与客户共同成长。

但一切努力没有白费,通过几次大版本的升级,这个系统逐渐完善。一次次的真实对抗,有效的锤炼了产品,认识到了很多以前根本没有想到过的问题,闲徕的技术团队在这个过程中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根据云层提供的解决方案,形成了一套适合自己的行之有效的防御方案。到了11月,这家成立仅仅8个月的公司,被昆仑万维以20亿的价格收购,创造了一个神话。我们的云层也正式改名为「游戏盾」,在游戏行业里打开了局面。

但这个时代终将到来,不管我们是否喜欢它,只能做好迎接它的准备,不适者将被淘汰。我们能做的,是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按照我们的想法,将这个即将到来的时代塑造得更加美好。」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最让我感动的,是项目组的那两三位同学,在我叫停了项目之后,依然保持乐观的心态,重整旗鼓,最终取得了成功。他们坐在我座位的不远处,我每天都能听到他们讨论问题时宏亮的声音,我从没有听到过他们的一丝抱怨,我看到的永远是他们冲在一线解决客户问题的身影。这种乐观的心态,这种对荣辱毫不计较的精神,才是真正的创业者精神。

截止到今天,我们的「游戏盾」产品依然没有正式发布,尚在邀请内测阶段,但我们对它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并且我们也充分认识到它的潜力不仅仅只是解决游戏行业的问题,而是会帮助我们真正的构建下一代的安全网络,回归到真正的「弹性安全网络」。如果没有闲徕互娱的信任,不会锤炼出我们「游戏盾」产品的深度,而缺乏了这样的深度,闲徕互娱很可能会倒在6月,看不到11月的曙光。我们与客户共同成长。

世界为什么会变得更美好?因为世界的未来是我们定义的。如果看到的未来错了怎么办?最保险的方式就是自己去做出来,这样就不会出差错了。创业者与科幻小说家唯一的区别是,创业者去做了。这就是创业的全部含义。

对创业初心的坚持,就是对使命的坚持。使命一定是解决了他人的问题,而不是解决了自己的问题。解决他人的问题就是「利他」,商业的本质不是交换,而是「利他」。一定是在利他的基础上,才能产生交换的需求。这就是为什么多数成功公司的企业文化里,都会强调「利他」的原因。需要有对应的企业文化,来催生对应的组织机制,以完成相应的商业目标,这是一环扣一环的。很多管理者从书上借鉴了一些做法,但并没有理解这其中的深层次联系。如果理解了企业的根本是客户价值,客户价值的本质是利他,从而鼓励所有员工成为「利他」的人,企业文化才不会流于形式和口号,才能真正成为基业长青的基石。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最让我感动的,是项目组的那两三位同学,在我叫停了项目之后,依然保持乐观的心态,重整旗鼓,最终取得了成功。他们坐在我座位的不远处,我每天都能听到他们讨论问题时宏亮的声音,我从没有听到过他们的一丝抱怨,我看到的永远是他们冲在一线解决客户问题的身影。这种乐观的心态,这种对荣辱毫不计较的精神,才是真正的创业者精神。

但永远不要低估这个过程中的困难。创业者要面临一万个困难,解决完这一万个困难后,还有一万个新的困难在前面等着,没有对成功的坚定信仰是不可能走下去的。很多人在走到第十个困难的时候就放弃了,然后把放弃的理由推到了第十一个困难上。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阿里云道哥自述,我回阿里的29个月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