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小说 > 正文

开到荼蘼花事了,择一世长安65

时间:2019-10-01 13:19来源:小说
相对于白梅圣洁,我更喜红梅的壮烈,就像临死前的最后一次绽放 第一章帘幕疏疏风透 —— “娘娘,起风了。”身边的翠果儿已经提醒了三次了,可女子还是怔怔的站在露台上发呆。

相对于白梅圣洁,我更喜红梅的壮烈,就像临死前的最后一次绽放

第一章帘幕疏疏风透

图片 1

  ——

“娘娘,起风了。”身边的翠果儿已经提醒了三次了,可女子还是怔怔的站在露台上发呆。

雨露均沾

  我真没想到,我这一生还会遇到这样的事,我想自杀而已,没想到竟然穿越了,而且穿越在了一个不受宠的妃子身上。

露台上风很大,卷起她鬓边的青丝,鬓边一朵大红的曼陀罗随风飞舞飘向远方。女子面容姣好,脸色却苍白,似大病初愈的憔悴。一身青色锦缎衣裙隐隐的绣着几朵荷色的莲花于这朱墙碧瓦的映衬中显得愈发单薄,她神色迷茫,眼角有泪划过。露台下,大宛的万家灯火尽收眼底,这日正是端午良宵,街道上人影攒动,熙熙攘攘而皇宫内一片阴森沉寂好像是两个世界。

简书连载风云录
蔷薇小说目录
择一世长安专题
择一世长安【目录】

  “娘娘,你不记得了吗?你是在揽月楼上摔下来的。”

“怎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样大的风要吹病了的。”肩上一沉,厚重的明黄色披肩落在莲心的身上,莲心下意识一躲,却不料男子的手扶住了她的肩。“怎么流泪了?”


  我看着镜前这个样貌可倾城倾国的人儿,愣住了,这个就是现在的“我”。

“我没事,恍惚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莲心心不在焉并不称臣妾,“”男子不以为忤只是轻轻松开了莲心肩。

文丨蔷薇下的阳光

  回神后,才想起我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对着这个名唤小翠的丫鬟问道:“我叫什么名字?”

“仿佛,曾和皇上在端午时去湖边放过莲花灯。”莲心的表情渐渐有些困惑,“该是很开心的事情,不知道为何却流泪了。”

上一章《第六十五章:雨露均沾》

  丫鬟像是在顾忌我的身份,显得有些为难:“这,娘娘……”

“你身子又不大好,还是不要胡思乱想,若是有什么事想不通就问我。”男子不容莲心分辩,对着她身后的翠果儿道:“带你家主子回屋休息吧,明天下朝朕就去看她。”

前情提要:青宸见蔷薇忽然扯开了话题,哭笑不得,“这个……随缘吧!”

  这扭扭捏捏的性格我可是特不喜,难免有些不悦:“说。”

莲心回头看了一样那包裹在一团明黄色中的男子,熟悉而陌生的清瘦面庞,漂亮的青灰色眸子,嘴角带着一丝温暖的笑意正目送她走远。

皇宫内,皇上为大朝试准备得也差不多了,就等明日青年才俊的到来了,“魏公公,你说今年的大朝试能有多少人来?”

  丫鬟倒是挺识时务:“娘娘是庄丞相的庶女,名叫庄月。”

“娘娘,”翠果儿扶着莲心回雨花台的路上看她郁郁不乐出言相劝,“您虽然没有位分,可是常在皇上身边的人哪个不知道皇上对您的好?虽说后宫可以有佳丽三千,可是咱们皇上一向不耽于女色,统共娘娘小主不过五六个再加个皇后,您也是知道的她都不出福宁殿的。”

魏公公面露难色,“这个,老奴不知,按照往年举行过的大朝试来看,应该会很多吧,再者皇上您治理的这段时间内,风调雨顺,百姓都说您是个明君呢!”

  这一个月都过去了,看来这庄月真不受宠,从楼上摔下来都没个太医来看看就算了,一个月来吃的饭食比普通的下人还差,能使唤的丫鬟也就小翠一个,这大冷天的连个炭炉都没有,一个月那个皇上也从未来过,他不来我也乐的清闲。

“位分什么的我自然是不在意的。”莲心笑笑,“我不是和皇上怄气,只是不知怎的看见他心里就怪难过的。许是又添了什么新毛病,不如明日叫太医来看看。”

皇上笑笑不语,他已不再是那个少年了。就像四弟说的雨露均沾,是该翻些其他人的牌子了,“今晚去王佳人那。”

  今天,我难得走出月华阁到处走走,没想到竟来到了这种地方,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梅林,白红相间开的满满的,一阵风吹来带着淡淡的清香。

“嗯,明儿奴婢就叫张太医来看娘娘。娘娘想得清楚是好事,皇上每隔不了两三天就要来看娘娘,就算是不留宿,也要和娘娘说两句话,亲自嘱咐了喝药才肯走。整个后宫里头娘娘您是皇上心尖尖儿上的人,依奴婢看,皇上不给娘娘位分倒是为了时常都见的缘故,不然真到了后宫里还不是时时刻刻都要看着位分高的人的脸色。”翠果一边说一边帮莲心更衣。

“是,皇上。老奴这就去安排。”

  雪和梅花齐齐飘落,美的让人窒息,我看高处一枝丫上的梅花开的正艳,垫起脚尖,伸手想把它摘下来,可一直够不着。

“哎,我常年病着,记性不大好,也不守什么规矩,若是去了惹了后宫的姊妹们不高兴,也过了病气儿给她们。”莲心低声说。

王艳茹的运气纯粹是她没有在枫叶林里作弄怜心得来的,这招渔翁之利确实不错,这不,她开心得不得了,但是转念一想,让想让皇上喜欢自己,她不能太过花枝招展,所以对着镜子,她只是简单地梳妆了下,薄薄的纱裙尽显婀娜的身姿。

  无奈正想放弃的时候,感觉背后一暖,一双修长的手指从我身后伸出轻轻地折断了那枝红色的梅花。

翠果儿端了安神的汤药来,黑浓浓的一碗,药香清苦。莲心一手接了,似没有感觉到那药的苦,一口气就喝了,忽然想起什么:“过两日皇上是不是要迎娶刘将军的女儿做婕妤?”

如能得到皇上的青睐,也许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呢!正想着,皇上来了,她转过身来,跪了下来,“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往后了几步,看清了折梅的那个人。

翠果儿听莲心这么说有些迟疑,“皇上不准和娘娘讲这些后宫的事儿,娘娘怎么就知道了?”

“起来吧,不必多礼。给朕更衣吧!”

  我在现代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他一身身白裙,裙摆夹杂着雪花迎风而舞,墨丝只用一根银丝绑着,看起来随意而柔美。

莲心倚在榻上,“你也别多心,是那日林尚宫来送东西,说是最近很忙,都是在忙这个。”

“是。”王艳茹此刻的心异常激动,今晚她必须要博得皇上欢心。

  他对我莞尔一笑,眼眸弯弯的很是好看:“没想到爱妃也喜欢这红梅。”

翠果儿想了想说:“其实娘娘不必挂怀,那刘婕妤不过是因为她父亲是骠骑大将军的缘故,皇上得笼络着罢了。不过娘娘若是如皇上所说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些事儿,怕是也不好。虽说娘娘自己独住在雨花阁,可是偶尔也是要照面的,什么都不知道恐怕失了礼数。不过在皇上心中娘娘是第一位的,恐怕是她们要给娘娘请安了。”

撩下了帘帐,熄了烛火,便是一夜缠绵得君心。

  说完把手中的红梅花递过来给我。

“唉,”榻上的女人只是叹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整个宫殿里只有滴漏的声音滴答作响,显的分外寂寥。

望着屋外的景,夜空的静,怜心第一次觉得皇上不在身边的时候有些孤单,独倚窗台看明月,守着相思寄月明。

  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没有接,就这样一直看着他。

第二章 门隔花深梦旧游

小秀走了过来,给她披了一件衣衫,“娘娘,别着凉了,秋色渐浓,身子骨要多注意些,奴婢给您去泡杯参茶吧!”

  他叫我爱妃?依我这现代人的角度看,他根本就不像皇上,电视上的皇帝都是又老又丑还色,而他这么年轻,这么好看,而且他的一身白衣印象中的皇帝都是穿黄袍的,这样显得他更不像了。

似在梦中,莲心觉得自己身处的地方四处花海,仿佛在哪儿见到过,一些人穿着颜色艳丽,花纹古怪的服饰在她身边经过。莲心觉得亲切,也加入了这个队伍,这些人兴高采烈手中有鲜花水果,还有米面肉食,仿佛是去参加什么庆典。她在人群中也学着他们的样子跳一种很欢快的舞蹈,还有几个孩子在她身边跑来跑去。

怜心点点头,拉了拉身上的衣衫,确实凉意涌上心头,宫中的女人啊,多半都是守着空虚愁更愁呐!

  正在尴尬时,小翠出现了:“娘娘你怎么在这?”

忽然那个人出现在了人群中,一身明黄及其刺眼,面目却模糊了。是皇上?莲心想要走上前看个明白,却被人流拥着走向了另一边。仿佛是到了祭祀的地方,人们围成一圈,观看中间的表演。莲心还想着要找那个人,于是漫无目的的在人群中穿梭。却忽然觉得脚下又水样的东西温润异常。一低头满地的鲜血,潺潺的流淌覆盖了她的脚踝。

近来后宫的一些琐事也是让怜心忙得团团转,越发觉得近日的身子骨娇了些,也不知怎的,老是觉得乏,却又没有睡意。

  然后她看到我对面的皇上,立刻煞白了脸慌张的福了身:“奴婢参见皇上……”

莲心惊叫一声从梦中惊醒,冷汗汗湿透了亵衣。

小秀端来一杯参茶,“娘娘,喝杯暖暖身吧!”

  他瞥了她一眼:“月儿怎么了?”

“娘娘,娘娘怎么。”当值的小宫女吓得赶紧把翠果儿叫来,又掌了灯。

怜心接过参茶,喝了一口竟然全吐了出来,还烫了手,“娘娘,娘娘,您没事吧?要不要请太医来看看?”

  “这,……”小翠一幅为难的样子。

莲心感觉胸口一阵憋闷,哇的一声吐出来,却是把晚上吃的药都吐了才舒服些。翠果儿扶着她喝了一盏姜茶,又要叫小丫头出去叫太医,却被莲心拦住了。“不折腾了,还有二更天就亮了,你把我常看的《妙法莲花经》拿来。”翠果儿想要劝,莲心摆了摆手。莲心翻了会儿佛经就又困了一觉。

怜心阻止道,“无事,小秀你去把膏药拿来,我自己涂涂便是。”

  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二天一早起来,洗漱罢了,用了早饭。翠果儿就带着太医来了。“因今天,张太医家里忽出了点急事,便叫了当值的吕太医。”

“娘娘,您哪里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奴婢瞧您都吐了。”

  “怎么,朕问你话呢。”他虽然语调不变,但声音却冷得刺骨,浑身散发着君王应有的气势。

“不妨的。”莲心在纱帐里伸出手腕。

“无事,可能近日胃口差了些,无需在意。”

  小翠吓的连忙跪下,声音颤巍巍的:“奴婢该死……前些日子,娘娘,娘娘从揽月楼不小心摔了下去……有些事情不记得了……”

吕太医不过二十出头,才入太医署不久。仿佛听说宫里有位娘娘是没有位分的,但是皇上给的用度都是在贵妃一级的,不过一直都是张太医看顾别人不得见。这次有了机会自然是不敢不尽心,一心想借此搭上这位娘娘的门路。

小秀这才放了心,忙着去给主子拿药膏,她心里还是很心疼主子,她也知道主子近日来为了后宫的琐事忙得有些乏,再加上皇上也有两日没有来了,女人终究还是需要一个依靠呢!

  他紧皱着眉头,似乎有些生气:“这件事,朕怎么不知?”

吕太医一边把脉一边问,“不知娘娘有些什么症状?”

怜心将药膏涂在伤口处,隐隐的有些疼,“娘娘,不如让太医来吧,奴婢看着都心疼,这一块都红了。”

  此时的小翠整个人都在颤抖,头低的像要栽入土里似的:“奴婢该死……”

“有时候头疼,月信也不大准,来了便腰腹酸痛。”莲心道。

“夜已深,我不想多出事端来。”

  眼见小翠要倒霉了,我连忙扶着额头,装作一副头疼的样子。

“娘娘可有小月过?”


  果然,他瞥了我一眼,冷声道:“罢了,快点扶娘娘回月华阁休息。”

“并没有啊。”莲心有些疑惑。

“怜心!”皇上猛的惊坐起,头上全是汗水。

  小翠像轻了口气,续而颤巍巍的说道:“是。”

“在下来之前匆匆看了一眼张太医给娘娘开的药,仿佛是寒凝气滞的样子,可平常用的那些见效快的都没给娘娘用,倒是又添了些补血化瘀的方子臣以为是小产之后格外小心才这样的。”吕太医有点慌张。

王艳茹也被皇上的话语给惊醒,“皇上怎么了?”

  看来他对庄月挺上心的,可是怎么看庄月也像个不受宠的妃子。

“这,许是。。。”莲心淡淡的道,“我忘了。”

皇上急急忙忙穿好衣服,“朕这就回去了,你好生休息。”

  回月华阁的路上:“小翠,我是不是被人从揽月楼推下来的?”

吕太医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匆匆开了些补药便告辞了。翠果儿似知道什么,但是又不敢说。

“皇上……”天还没亮,皇上便离开了雨轩阁,他嘴里心心念念喊的竟然是那个怜心,王艳茹抓着被子,指甲都快嵌入手心了。她不甘,与皇上的温存不过几个时辰他便因为一个梦就离开了。心里想想都是火!“楚怜心,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我不傻,就她刚刚那心虚的样子,一定有什么。当我问小翠的时候,明显得感觉到她扶着我的手抖了一下,手掌冷的很。

“翠果儿,你是什么时候跟着我的?”莲心漫不经心的问。

皇上急急忙忙地来到兰亭苑内,见兰亭苑内的灯光还没有熄灭,便走了进去,见小秀还在忙活,她看到皇上来了,一股委屈便涌上心头,她跪了下来,“皇上,您可算来了,娘娘她……”

  她有些口吃的说道:“不,不是……”

“奴婢,跟着娘娘也有半年了。”

皇上连忙扶起小秀,“怜心怎么了?”

  很好,她开始慌了,我只要再继续推敲一下:“小翠,你真令我失望。”

“我之前小月过?”

“娘娘她……好像病了,这几日叫她没有什么胃口,方才还在那一个人对着夜空发呆呢,奴婢给她泡了杯参茶,娘娘不小心烫到手了,奴婢说让太医过来瞧瞧,娘娘非不要。”

  “奴婢……”

“奴婢。。。奴婢不敢瞒着娘娘,奴婢刚来的时候仿佛听人说起娘娘刚小月。而且。。。。而且,”翠果儿的声音低下去。

“怜心人呢?”皇上急死了,方才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怜心脸色很差,所以这才匆匆赶了过来。

  还嘴硬,看来我要用绝招了:“我想再回去摘梅,你陪我去吧……”说着,我就拉着她往回走。

“你说你的,我不和别人讲就是了。”

“娘娘睡下了。”

  “娘娘放过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仿佛,仿佛您小月和福宁殿的那位有关系。据说好像是那位的过错,导致娘娘没顺利诞下龙胎。为这事儿皇上不仅让皇后娘娘闭门思过,连殷相国也被好一通训斥。”

“这样,小秀你去把太医请来。”

  我见她快哭了,冷声说到:“那快回答我。”

“那从前是谁跟着我?”莲心挑了挑眉,殷后?

“是,奴婢这就去。”

  “是,是贵妃娘娘推你下去的……是她,是她用奴婢的家人威胁奴婢,不让奴婢告诉别人的……奴婢知错了,娘娘饶了我吧……贵妃娘娘是娘娘您的长姐,她是丞相的嫡女……”

“从前,奴婢仿佛听说是个老嬷嬷。更多的事儿就是奴婢也不知道了。”翠果小心翼翼的答道。

皇上走进里屋,看见躺在床上的怜心,眉头紧锁,走过去一摸额头,竟然在发烧?皇上赶紧端来一盆水,用毛巾敷在她的头上,在太医没来之前,他就这么守着她。

  贵妃是嫡女……一定是个狠角色。

“我也仿佛记得好像身边有个嬷嬷的,不过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太清楚了。你帮我打听打听罢,我想见她一见。”看到翠果儿仿佛为难的样子。莲心把手上戴的一个白玉羊脂的玉钏子摘下来,塞到翠果儿手里。“宫里头我谁都靠不住,就只有你,若是你也不帮衬我一把,我也没什么指望了。”

皇上怎么会不明白,可是后宫便是如此,他若是凡夫俗子倒也可以带着她本走天涯,可是,他没有办法,他明白怜心不告诉他也是为了他好。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开到荼蘼花事了,择一世长安65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