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小说 > 正文

403号东西小屋,28几件小事

时间:2019-10-03 19:33来源:小说
1. 真实图片 昨晚睡前,妈妈问小东西,今天在家,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话音刚落,东东就回答,没有什么,都是孤单的事情。我问那怎么样才能不孤单啊,东东答:“和妈妈、妹

图片 1

1.

图片 2

真实图片

昨晚睡前,妈妈问小东西,今天在家,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话音刚落,东东就回答,没有什么,都是孤单的事情。我问那怎么样才能不孤单啊,东东答:“和妈妈、妹妹一起玩”。

三糊涂《树情》

夜猫子东二西回来了,今天我的话题还是有关回忆。不知道看完今天这段故事,同路人会不会比起昨天再多一个。

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从小在一起的缘故,不管什么事情,只要留下一个人了,或是还有人陪,只是妈妈不在身边了,就会嚷嚷,一个人孤单。。。

初识香樟树,在18年前的秋天,因为高考的超常发挥,让我来到了本没有任何希望的苏州就读大学。当时,正值初秋时节,偶然看见道路两旁的一种树,在家乡从未见过。这种树既不挺拔高大,也不伟岸坚忍,但确有股幽香,不免有些好奇。后来得知,这是香樟树,名字听起来有些诗意,留给我挺深的印象。

今年十二月我就要正式十八了,我知道,那会是十八岁独有的青春意义。那又会是一段全新的旅程。我可能会结交如水淡漠的朋友、也许会相逢相伴一生的知己,或者会倾心一个白衣的少年。只是旧梦未退,我如何全新?

2.

图片 3

我要存下这份往昔,看它生根发芽,陪它枝繁叶茂。

听姥姥说的,白天小东西在家玩,起争执了,东东说,我是班长,听班长的。西西说,班长也要听老师的!(西西做游戏的时候都是演老师的)

三糊涂《树情》

你问我姓氏名谁,有何资格?东二西是也。我是活在那个旧日子里的当事人,你说我资格几分?说起来,就连这个笔名还和403东西小屋关系匪浅咧。

3.

四季常青的香樟,就算要退却旧叶,也一定是在穿上新绿后。浓郁的香味,不似玫瑰的热烈,不及栀子花的浓厚,不像夏荷的清爽,也不如薰衣草的甘甜,它是一种带有樟脑气息的香味。而且这种香味也不像花那样,只是在绽放时才有,它是四季常存的。

403号是我成长的地方,是我家门牌号。就在搬来橘子镇(代地名)上高中以前我还住在那。说起来,离开差不多四年了,中间也我也只是稀疏回去过几次。

从肯德基打包回来两个鸡腿,下午爷爷趁小东西还没睡醒站在厨房准备吃一个,结果西西醒了发现了,问爷爷在吃什么?爷爷还没回答就自己进了厨房飞快地把剩下的一个鸡腿抢走了。东东正好也醒了,看到了就去抢爷爷手里的,奶奶说爷爷咬过了不卫生,只好把西西的鸡腿分一半给东东吃。

图片 4

曾经也有人问起过:既然感情这么深,为何不多回去几次?我也无法言明这种内心的纠结,不愿回去,也许是为了让心中的的美好多存留一会儿吧。

西西最近只要看到大人的嘴在动,就会去问你在吃什么?告诉她是什么之后,只要是她吃过的东西,都会说我也要。如果是没吃过的东西,也会要,偶尔会再多问一句辣不辣,因为她确实不吃辣的。。。

三糊涂《树情》

403号属于一栋旧式楼房,那时候大人们喜欢戏称之为碉楼。碉楼为何?见下文。

4.

在杨枝的屋前,有一颗香樟树。当年我们买下小屋的时候,它还是一棵很小的树。应该说我第一眼就看上了它。休息的早晨,不爱睡懒觉的我,总是被清亮的曼妙鸟语叫所吸引,而小鸟总是伫立在这颗青葱的香樟树头上。鸟的鸣叫,划过半空,钻入窗前的香樟树冠中。晨风吹来,阵阵沉香,沁入我的肺腑,一串串黄绿色的花,悬挂在嫩绿的枝头上,飘荡摇曳。就这么傻呆呆的过了几年,那棵香樟树,局部已高出二楼了,较大的树冠离我家窗户越来越近了,自然而清新的香味,就像朋友般亲切。在有风的日子里,看着它的脑袋被晃得东歪西拉的。作为一楼的住户,我们为了保留它的茂盛的样子,并没有过多修剪它,尽管已经影响我们的部分采光,它是我们的朋友啦~

“碉楼是一种特殊的民居建筑特色,因其形状似碉堡而得名。在中国的分布极具地域性。在中国,人们出于战争、防守等不同的目的,其建筑风格、艺术追求不尽相同。”

午睡起来,奶奶给西西吃了桔子,因为东东没醒,说好了给哥哥留了三个。结果没一会儿,奶奶发现西西又去吃桔子了,问她,不是说好了给哥哥吗,你怎么又吃了?西西很认真的说,妹妹给哥哥尝尝酸不酸。

图片 5

据母亲称,当年修筑这些房子之时可没有那么宏图大志咧,纯粹的是单位资金不多。

西西这一招还是挺常用的,有时妈妈不让吃的东西,一转身就看她伸手了,都很镇定的告诉回答“我看看”或是“我尝尝”。

三糊涂《树情》

既然是因为资金原因,那它只是像而不是。远远观去四四方方,和其他现代建筑相差不多。灰色的水泥外墙,清一色的刮瓷内里,橙红的内墙里砖,只是橙红的砖块早已按捺不住矫健的身姿,一个个的从白瓷粉下溜了出来。那时候,我们还小,那时候的我们还没有意识到过稍稍轻拨就悄然流出的细沙泥土已经交代着这栋陪伴三代人四十多年的六层小楼即将亡故。

江南这一带的香樟树特别多,门前屋后处处可见。温润的气候宜香樟的生长。听说水乡的人们有习惯在女儿出生的时候,在房子前后栽上那么几棵香樟树,等到女儿长大后用它做嫁妆,既防虫又经久耐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当香樟树们首尾相连时,家有小女也就初长成了。纵有千般不舍,万般挂念,还是要嫁作她人妇。那么就让这和女儿一起长大的香樟树继续陪伴她吧,多么温暖的故事。我们也在这棵香樟树下,迎来了我们女儿—麦子,在那个炎炎夏日,香樟树下聚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欢声笑语。还在休产假的我,要么就在树下发发呆,要么推个小车,拿个凳子在树底下静静的坐坐,闻闻香樟的香味,看着鸟儿在树上欢乐的穿行。枝繁叶茂,遮阳蔽日,邻里四座也喜欢带着小孩子在我们家门口坐坐,热情的公公,为此还会为他们准备各式各样的小凳子,聊聊孩子,说说生活。孩子们在边上戏耍玩闹,好一个开心。沐着香樟幽香,仿佛徜徉在世外桃源中。有小时候乡下人们乘凉聊天的情景。因为香樟的存在,让我们在杨枝呆着的岁月里,与邻居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现在也是还怀念从前的时光。

今年回去还是清明时节,归土祭祖。伴着旭日暖阳,再次踏进这座陪伴多年的院落,满院的香樟树依旧挺立,只是烟火气息散落不少。楼间邻里也都远走不少,原来上下窜动,十里饭香的小楼只剩下了寥寥无几的几个老人。

图片 6

13栋小楼的微妙变化徐徐上演。

三糊涂《树情》

有些昏暗的楼道口没在见着爷爷奶奶棋牌声撑起的那片明朗;

后来小区改造了,很多底楼的人要求,把小区里面大棵遮挡阳光的树迁移走。虽然我们并没有这样的要求,因为是统一的规划,香樟树也不能幸免。就这样来了一群人,左挖右挖,连根带起,把那个陪伴我们多年的香樟移走了。似乎我们的记忆,麦子的童年也一同随着香樟迁移了。让人不禁时时念想曾经的绿意,看看阳光散落在树叶上斑驳的样子。

楼梯上因岁月悠长掉落的白瓷灰,不再有人愿意细心清理打扫;

图片 7

就连儿时曾经一块戏耍玩闹的小妹相逢之时也只是漠然越过。我不确定这里发生了什么,人情为何变得如此淡泊。

三糊涂《树情》

这不是我的东西小屋该呆的地方,到底是我们变了,还是时光走丢了?

苏州园区道路上,比比皆时香樟树,四季常绿,美化了街道的风景,还能因为它特殊的香味驱虫。每每看到较大的树,我和麦子说“这可能说不定就是曾经在我们家门的口的那棵哦”。孩子的眼神会突然发亮,很认真的问我“是真的嘛。”那棵香樟或许是她童年最深的印记,承载了许多她和小伙伴们的美好往事。别了树,别了屋~~~

我离开的这四年,发生了太多太多。404的白发人送走了黑发人;402的丁爷爷随丁奶奶驾鹤西去;401的那对母子在搬家之后也不曾相逢。

特殊的情缘,我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香樟树,还有这里勤劳的人们!!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403号东西小屋,28几件小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