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小说 > 正文

夏知凉征文大赛,跟着家人打稻谷

时间:2019-10-04 19:17来源:小说
曾经的小路,儿时的记忆 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个小农民,从小一直生活在贵州山区里。长大了为了生活,才离开了家乡走进陌生的城市。然而我内心里始终忘不了家乡的山山水水,还有可

曾经的小路,儿时的记忆

图片 1

图片 2 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个小农民,从小一直生活在贵州山区里。长大了为了生活,才离开了家乡走进陌生的城市。然而我内心里始终忘不了家乡的山山水水,还有可爱的亲人和朋友。借国庆的假期,我回了一趟家乡,体验了一把农民的艰辛,没错,这日子不太好过,但累却快乐着。 回家期间恰好是秋收时节,赶上好天气,就跟父亲和几位邻居一起上山坡打稻谷。多年没下田干活,尽管劳作手法不陌生,但动作多少有些僵硬。在上海,平日里只敲打键盘和按快门,少了握镰刀抗锄头的日子。 劳作之前我没带好防卫工具,一天下来,手都被稻草割破了不少口子,也被太阳晒黑了不少,但这日子却很值得纪念,让我又回想到了儿时打稻谷的日子。 我深知这个农活不赚钱,从年初买种子,摘秧苗,到春分去犁田翻地,插秧到收割,花很多时间和精力。但父亲们早已习惯这种劳作,不埋怨,也不跟我算这些成本,总想农民嘛,不种田,大块好田荒废了心里不好受。所以一直耕种着,一年又一年。图片 3▲2:村里的老人,习惯了劳作,这不,九哥的妈妈也过来帮忙。也是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了,岁月啊。图片 4▲3:几个人在山坡上有说有笑,有时候我感觉比在办公室里还开心。图片 5▲4:嫂子在割稻穗图片 6▲5:今年的稻谷没长好,起了黑球,每一拍都会拍出一阵灰色的灰尘。图片 7▲6:山坡上的稻田,年初父亲不准备种植了,但眼看荒废了可惜,就去种了水稻,可惜今年时节不好,赶上了雨季,不少稻谷没结好。图片 8▲7:图片 9▲8:在贵州山区,交通不便,很多劳作方式还是按照传统的来,抗个大大的斗,也真够累的。我建议父亲买个小型的收割机,可父亲嫌重和麻烦,还是没买。图片 10▲9:山上的稻田不大,依着山脉的平地而建,弯弯曲曲的。这田里种的是糯米。图片 11▲10:图片 12▲11:图片 13▲12:这双手,看着也心酸,可这就是生活。图片 14▲13:拍摄几张后我也下田去帮忙,没戴袖套也没穿外套,看来皮肉之苦是避免不了。图片 15▲14:说干就干,咱也不含糊。图片 16▲15:图片 17▲16:骨子里就是小农民。图片 18▲17:啪啪啪的几下就好,只是灰尘很多,家里人也不讲究,带个口罩啥的。图片 19▲18:完成了,挑着回家,这路,看看也醉了,田坎早就长了很多野草。图片 20▲19:一路的下坡,我扛着一大包,我本要挑一担,可父亲担心我的肩膀因为常年不担重东西,所以只给我一袋背着。图片 21▲20:很多人家已经收好了稻谷,而大斗还孤零零的在田边。图片 22▲21:远处,有位老农也在打稻谷。图片 23▲22:山坡上的野花,一朵一朵的绽放在田野边,可美了。图片 24▲23:很喜欢这些小花儿,可惜不好摘,所以就只好拍摄几张。图片 25▲24:已经开始囤积稻草的田里。图片 26▲25:这里是苗岭,贵州省黔东南州黄平县重兴乡下翁细村,我的苗寨,我的家乡。

怀念那个有很多美好回忆的家乡,怀念那个充满欢声笑语的纯真年代,怀念那条见证我成长的家乡小路。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每次听到这首《乡间的小路》,心中总会有一种莫名的牵挂,想起家乡,想起家乡的那条小路,想起儿时的伙伴们,那里有着童年的歌声与快乐。因此,每每放假的时候,总会想着要回老家看看。

图片 27

    家乡,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那是一个聚集着2000多住户的乡村,虽然称不上有多繁华,但却热闹非凡。夏天的榕树下,知了在树上不停地叫着,白发鬓鬓的老爷爷老奶奶围着圆圆的石桌玩着棋牌,时而开心大叫,时而又低声叹气。

带着两个小丫头和妈妈一起回到了老家华县。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下车了,呈现在眼前的画面早已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了,只能说是越来越美了,也有城市的感觉了,我使劲的寻找着记忆中的画面,有着欣喜和亲切。自从我上大学,便很少回老家了,大学毕业,在城市工作居住;再然后,有了自己的女儿,便带爸爸、妈妈一家人在城市,不在老家居住,已经有10多年了。

扫一扫,加我关注哦!我们能有更多的互动。

    也许很多人从这条小路走出来后就不曾再回去过了,但我不一样,说我念旧也罢,说我矫情也好。我深知,那里就是养育我成长的地方,尽管现在我不住那里,但根依然是从那里萌长发芽出来的。

走在曾经通往家的那条小路,现在满是杂草(有了大路便没有人走了),因为这条路直接通到我家门口,“曲径通幽”,所以喜欢走小路,而且这条路是记忆中的路,不过却在被人们悄悄的遗忘着。小路上标志性的“三棵柿子树”早已不在了,树低下儿时的欢乐只能留存在记忆中。边走边回忆,顾不上回答女儿“这路怎么这样了还让我走,要走大路”,脑海中浮现着上学走在这条路上,晚自习结束后,爸爸妈妈便开着家门口的灯为我们照亮这条小路,不断的喊着我们,以便给我们回家的孩子们壮胆。我想,没有几个人如我一样爱着你这条小路,如我一样怀着恋恋不舍情意。也许,我不舍得不仅仅是乡间小路你的风情,更多的是走在小路上的那个心旷神怡的自己。明天,生活又会为我换一班车,那时脚下又是怎样的一条路,路上的我又是怎样的心境呢?

    记忆中的家乡小路一丈多宽,弯弯曲曲,坑坑洼洼,一直从村里通往去镇上的村口,沿着小路走个一公里,就能看到道路两边金灿灿的田地。每到夏天,田野里金黄金黄的稻谷熟了,看着一串串既饱满又丰实的稻穗,闪烁着丰收的喜悦。村民们满心欢喜的穿梭在田野里,或穿着背心,或光溜着膀子,在田里忙着丰收。

进了家门,满地的虫子,后院满是落叶,女儿被虫子吓得不敢进,一直喊有“蚊子”,然后,我便让她们在外面待着玩,我和妈妈开始了打扫卫生,两个多小时完成,我想着是不是女儿在城里长大了,太娇气了,在农村长大的孩子什么虫子都见过,怎么会害怕呢。这时,妈妈便开始了串门,找邻居聊天去了。两个丫头也开始在门口自己玩起来。而我,此时打量着这里的一切,感慨万千。

    印象中伯伯总是拉着我去田里帮忙割稻谷,虽然我不会割,但是我会帮忙把收割完的稻草铺好晒干。待到稻草晒干时,捆起来用板车拉回家里的仓库,可以拿来喂牛,割稻谷一直是我童年很有趣的一段回忆。

在村里,居住的人是越来越少了,经济条件好一些的,都搬到离公路近一些的地方了,村里的房子都卖给了外地人。在家住了三天,没有找到一个儿时的伙伴,也没有人聊天。以前,上学的时候,村里满是小孩,我们成天一起玩,玩到直到家里人嚷着让我们回家吃饭。现在呢,都已经是为人夫为人妻了,人都找不到了,只能回忆。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夏知凉征文大赛,跟着家人打稻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