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小说 > 正文

农村小媳妇打到小三靠这个,丽姐进城

时间:2019-11-02 09:18来源:小说
那天,初入县城的孩子的学校让登记家长的联系方式,职业等等,丽姐犯了愁,没有正式职业该如何填?看着别人有的在银行上班,有的是公务员,有的在医院,有的是老板,这个单位

图片 1

那天,初入县城的孩子的学校让登记家长的联系方式,职业等等,丽姐犯了愁,没有正式职业该如何填?看着别人有的在银行上班,有的是公务员,有的在医院,有的是老板,这个单位那个单位的赫赫在目,丽心里想他们好厉害啊,自己难道填无业游民?还是填农民?丈夫也这么填?不然呢?人家让填工作单位地址,这也没有呀!丽为了孩子在城里上学,需要每天接送,班也没法上了,丈夫又是打游击一般,随风飘摇,居无定所。
  正在犯愁,忽见有人填了“自由职业”,丽姐眼前一亮,这个不错,我这也是自由的,这么填也还稍显体面,也不算虚报吧?姑且这么填吧,也为孩子和自己都保留一点自尊不是?
  得,此一关算过。
  再来说说孩子。经过一段日子的预热,对县城对新家渐渐有了热情,加之交上了新的朋友,每天也过得兴高采烈。可是,且不说什么门当户对吧,孩子到人家家里,气派一片,到自己家,空空荡荡,什么家具也没有,只不用风餐露宿了而已。人家孩子,出入有轿车,在家有一堆的玩具,孩子每天赖在人家家里,都不想回来。人家小朋友偶尔来家里玩,连邀请人家吃顿饭,都自觉寒酸(汗)。孩子听说人家小朋友都去哪儿哪儿旅游过,也是无比的向往羡慕……
  老公一个的收入,房贷加生活,勉强为之,而且今天不能保证明天的安稳呀!于是,周边打听一些自由一点的活计,寻思挣点零花钱。谁料,每天风风火火来往周折,做些手工活儿,连每日的吃喝都挣不出来!
  这就是全职妈妈?时间只能如此廉价?每日踩着点来来往往,却是徒劳而已,岂不是虚度了这光阴!朋友说,学做点小买卖吧,看人家卖那些小物品也挺不错的。可是丽想了想,这些年也做了很多事,做什么也没有起色,后来在工厂做了几年的文职,也就把自己归于这一类了?也许性格使然,对做生意这种事,也提不起兴趣了。附近倒是有一些辅导班,比丽学历低的都说没什么,挺轻松的,可是,和孩子的时间有冲突,爱孩子的丽,舍不得委屈了孩子,觉得每天上学送,放学接,倾情陪伴,孩子的生活充满了阳光与喜悦,“你快乐所以我快乐”,丽只想就这么陪伴,守护孩子的幸福。
  那么,你在这县城,到底该如何定位自己呢?丽想。
  看见很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在县城买了房,各色人等,都有自己的定位,似乎都是情势使然水到渠成的才买了房。上班的上班,当老板的当老板,做工的做工,做生意的做生意,个个生活秩序井然。而你,丽自问,比有些人,算有点文人的清高;比有些人,又两袖清风,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做不了,又没个大款养着,如何生存呢?
  就这么把自己忙成一颗大白菜?廉价而平庸?那你来城里生活的意义呢?丽自问。
  对呀,我是为啥脱离了老家来到了县城,不就是想随心生活,不负此生么?对得起所爱的人,也不想太亏待了自己,丽陷入沉思。
  曾经,放弃了升学的机会,品学兼优的丽,只因为家庭的不给力,辍学在家,瞬间,丽勾画的蓝天换了颜色。想着条条大路通罗马,我在农村照样可以闯出一片天地,干出一番事业!可是,豪情是有的,稚嫩的丽,什么都不懂,什么资源也没有,尝试了很多,最后都无疾而终。后来,听说在家也可以自学考学历,基于对文学的热爱,丽边打工边自学,因为那时父母尚年轻,自己又身无挂碍,很快就拿到了一张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文凭。但是,很多的单位特别是公家的单位,并不接纳这种文凭,当时可以考公务员的,可是丽对公务员没什么好感,觉得跟当官的混,水可能很浑,而丽是清高的,愿自比莲花,不染纤尘。所以,丽也就只做了做代教之类的事,然后结婚生子,然后养育孩子,就这么不知不觉,孩子已大,父母渐老。还不错,借着这一纸文凭和丽的不断学习,在村子附近的工厂,也体面的混了好几年。好像渐渐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方位。为文,似乎是件不错的事,从事一种文职,不慌不忙,其间偶尔读读书写写字,和着不紧不慢的节奏,也算一种中意的生活。如此,混迹于乡人之间的丽,总觉得不能跟他们打成一片,想的做的,都跟他们不同。都说,物以类聚,丽,存活于其中,总觉得自己是个异类,连家人都不能理解,丽作为一个农民却爱舞文弄墨的举动,家里事物繁杂,扰乱身心,也根本不能给丽一个想要的空间。
  所以很早,丽就动过城里买房的念头,毕竟城里环境、氛围、条件都要好于乡下,应该呼吸可以畅快一些。可是无奈囊中羞涩,只能望洋兴叹罢了。后来,终于省吃俭用加上当时政策好时机好,自己又上了几年班,也有了一些积蓄,听说同事买房,就跟了去看……
  然后,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看中了一处,一咬牙,一狠心,就给定了下来……
  时隔两年,丽还清晰的记得,从银行提钱的那一天,那是丽生平——恐怕也将是此生提过的最多的钱了,一袋子沉甸甸的提了出来,那可是丽他们这些年全部的积蓄,都押给了卖房人!值还是不值呢?当时谁也说不清楚,房价是涨是跌被人各种揣测,反正,丽就这么悄无声息(连家里老人都没敢告诉)地做了一件这么大的事。后来,大家才渐渐知道了丽买房的事。自然一片唏嘘,因为丽家不能算是有钱人家啊,怎么悄无声息的房子都买了!后来,事实证明,丽买的很是时候,因为很多人是在房价上涨以后才跟风般的买了来,就有很多人感叹丽有眼光,有魄力。自此,丽一颗躁动不安的心,才渐渐安稳下来,幸运,没遭太大的非议,丽想。
  如此想来,丽似乎找回了自己的初心。唯有不忘初心,方能始终。虽然活着有各种不易,但是听从内心,去披荆斩棘守护初心,才能不迷失,不是?
  丽似乎,重新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面临老公出轨的问题,也有很多女人会选择和小三斗智斗勇,来一场惊心动魄的婚姻保卫战。这其中究竟怎么去保卫,就是一门学问了。

如同平淡日子里不经意的刺激,永利有外遇的消息在朋友间引起一阵骚动。孟雄不知道永利的外遇对象是谁,他的脑海里浮起永利的模样:五十多岁年纪还拥有一头浓密黝黑的头发,皮肤白皙,瘦小干练。经年累月总是坐在杂货店里茶几右边的位置上,看见有朋友来,就招呼喝茶。

若想要取得绝对的胜利,就该让自己这边的队伍壮大起来,千万不要孤军奋战。如果能够让婆婆站在自己这边,就更加的有把握了。

孟雄和永利是几十年的老朋友,由于生活圈子不同,平时不经常见面。孟雄决定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去拜访永利。孟雄不知为什么心里特别兴奋,他希望这件事是真的,从朋友的描述中可以认定这件事是真的。

因为老公对你有婚姻的责任,对母亲有尽孝的义务,如果让他背弃这些去和小三在一起是很需要勇气的。有了婆婆的撑腰,你就能更有底气去对付小三。

永利的杂货店分成两部分,前面做生意后面起居,货架边有小巧精致的神龛,供奉观音和关公雕像。孟雄来到杂货店,看不出永利有什么异常,永利像平常一样接待孟雄,他们喝茶抽烟,聊着本地新闻,关注极端天气,笑谈六合彩的诡异变化。

当然,这种“撑腰”不是让你狐假虎威,变成泼妇骂街,而是让你有力量有信心,因为你代表的是一个家庭,而不是独自一人。

永利的老婆丽珠双手湿漉漉从后面走出来,她的脸上渗出细小的汗珠,闪着油光,褐色黑花的麻纱无领套衫散发出汗酸味,她和孟雄打了招呼,没头没脑说:“阿雄!这家店要是没有我打理,肯定开不成,你说是不是?”

我有一个女性朋友L,大学时就是系里面的美人,有才有貌,追她的人可以在宿舍楼下凑好几桌麻将。大家都以为有了更多的选择她就不会那么早投入爱情的坟墓,结果她是我们班第一个结婚的人,而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嫁给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一般的男生小张。

孟雄笑了笑没有回答。丽珠又说:“有的人现在变了,良心被狗吃了!”

小张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凭着自己的努力考到了城市里,L曾跟我说,选择小张就是看中了他的老实厚道,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自己疼自己。小张在农村老家有个很能干的母亲,L一直担心婆媳关系处不好,但其实也就偶尔有些小矛盾,还算和谐。

永利是性情温和的人,就像某些食草动物,忍无可忍的时候才有狂暴的过激行为。永利坐直身子,怒视着妻子。说:“查某人(女人),没影的事胡乱说!”

L嫁给小张后就随他回了农村老家,夫妻两一起开店做生意,日子过得还挺红火。L觉得一辈子能这样安稳踏实很好,她很有自己的主见所以也并不在意别人口中的诸如“鲜花插在牛粪上”之类的流言。小两口的日子在两年后改变了。

丽珠提高声音说:“你看什么?难道我说假话。你手机里的信息显示:老公!你过来吃晚饭吗?不过来我要去打麻将了!这不是真的吗?”

L发现一段时间里小张总是抱着个手机和人聊天,生意也不怎么管了,L观察了一段时间,最终确认小张有了外遇。她还没想好怎么办,婆婆就先找上了她。原来婆婆买菜时碰到了在附近约会的儿子和小三,她了解自己的儿子老实本分所以也没多想,以为是一般的朋友就走上去打了个招呼。

丽珠高大丰满,两片厚实的嘴唇闪亮欲滴,她站着,一手叉腰,另一手的手指直直指向永利:“你说去朋友家,却坐上去县城的公车,这不是真的吗?”

上一篇12下一页

她详细描述朋友碰巧和永利同车的过程,细节不容置疑。她越说越理直气壮:“你说去诏安进货,不是去那边过夜吗?”

永利又说了一句:“查某人,没影的事胡乱说!”用一种轻蔑、嘲笑的眼神看着丽珠。

丽珠开始忆苦思甜,非常流畅地说起几十年来的苦难日子,一连串的数字证明她对这个家无可辩驳的贡献,她哽咽伤心说:“我求你,求求你!你和她断了吧!我和你一起去向她求情,我们补她一些钱。这个夭寿人,以前好好的,现在让鬼打着了,变相了。”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农村小媳妇打到小三靠这个,丽姐进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