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小说 > 正文

科学对哲学的侵略,自然主义视野中的道德心理

时间:2019-11-26 17:03来源:小说
道德是每个人都关心的一个东西,它或许就是“善”与“恶”、“对”与“错”、“好”与“坏”这些道德谓词的“量纲”(类比物理学的“单位”与“量纲”)。什么样的行为应该被

道德是每个人都关心的一个东西,它或许就是“善”与“恶”、“对”与“错”、“好”与“坏”这些道德谓词的“量纲”(类比物理学的“单位”与“量纲”)。什么样的行为应该被允许?什么样的行为应该被禁止?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们应该如何进行价值判断?人类应该怎么与他人相处?人类应该怎么和世界相处?这些都是伦理学关心的问题。

每个人一起床,第一件事也许就是掀开被子。

自古以来,道德问题始终是人们孜孜探求的重要话题,它本身是多层次、复杂的,既需要对“善”、“责任”这样的概念进行辨析,同时也与诸如“什么样的具体情形促使人们更乐于助人”等描述性问题紧密相关,是一个兼具理论与经验特征的复杂研究领域。

长期以来,道德都是哲学家们的研究对象,而研究道德的哲学家又叫做伦理学家。

那这个人就已经是一个民间哲学家了,他预设了被子的本体论地位。他认为被子是存在的,否则也不会去掀开被子。

为探明道德问题,人们进行了漫长而艰辛的探索。哲学中,道德问题作为伦理学研究的核心议题,从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开始,包括休谟、康德在内的哲学家们依靠概念辨析和思想实验的方法对此都提出了自己的观点甚至是体系。而在心理学领域,自20世纪开始,以皮亚杰和科尔伯格为典型代表的心理学家开始采用心理调查和实验等研究方法,针对道德语境下的心理和行为提出了道德发展心理阶段等理论。此外,生物学、神经科学等经验科学的研究也逐渐涉及道德问题。

伦理学家们以哲学的方式去研究道德,道德心理学家们则以科学的方式去研究道德。

同时,他通常会去穿衣洗漱,这也令他成为一个民间哲学家,因为他预设了穿衣洗漱的规范性价值。他认为自己应该去穿衣洗漱。

但是,一直到20世纪后半期,各学科对道德问题的研究都一直保持相对独立的状态:伦理学中以思想实验为主导的研究方法缺乏精确性和现实性,而心理学、生物学和神经科学等以社会调查、科学实验等方法为主导的研究由于缺乏系统理论的指导,其研究结果难以被整合,无法在道德研究的推进中发挥最佳效果。

作为哲学家的康德是怎么研究道德的?他坐在书桌前,看看别人写的书,然后自己脑袋里再想一些东西,最后写出一篇文章,叫《道德形而上学》。

如果你跟他说,其实他没有选择的自由,物理规律注定了他要如此起床,穿衣洗漱。那他很可能对此表示反对,他认为自己是有自由意志的,他可以选择今天要穿什么衣服,要以什么样的方式的起床。此时,他是一个为自由意志辩护的哲学家。

到20世纪末,随着自然主义和认知科学产生日益广泛的影响,以及心理学中行为主义式微带来的实证调查命题多样化等趋势的发展,哲学同经验科学之间合作的壁垒被逐渐打破,哲学家同心理学家逐渐开始相互借鉴彼此成果,并开始进行合作研究,道德心理学应运而生。它以问题为导向,跨越哲学、心理学、生物学、人类学、认知科学等学科的界限,综合思想实验、概念辨析、田野调查、社会调查、实验室试验等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同时包含了对道德问题规范性的讨论和描述性的探寻,增加了道德研究的可靠性和现实性,与道德问题兼具规范性和描述性两个维度的本质相契合,弥合了伦理学研究与经验科学各自独立研究的缺陷。

作为科学家的科尔伯格是怎么研究道德的?他跑到芝加哥,找到了72个10~16岁的男孩,然后利用自己设计的道德两难问题对他们进行访谈,然后自己再把谈话材料归纳处理好,自己脑袋里再想一些东西,最后写出一篇文章,叫《10~16岁时期思维与选择方式的发展》。

他也许是学生,要去上课,也许已经工作了,要去上班。但他肯定会遇到其他人,其他像他一样两条腿走路的,会说话的人类。他也会判断别人的行为的是非对错。比如他看到有人偷东西,便认为这是不对的。他看到有人考试作弊,也认为这不对。此时他有点像一个伦理学家,他在为各类行为做出道德评价。

作为一个新兴交叉领域,这种研究路径所展现的优势正在逐渐为学界所接纳和推崇。提比略(ValerieTiberius)认为,“道德心理学是近年来哲学和社会科学最令人振奋的研究领域之一”。与此同时,由于其发展时间相对较短,国内外对道德心理学的研究正处于起步阶段,对其理论定位也存在多种观点。这些观点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将道德心理学看作是同发展心理学、进化心理学等平行的心理学分支学科,以人们的心理过程为主要研究对象;二是将道德心理学看作是哲学的分支,或者是道德哲学的分支,同规范伦理学、元伦理学并列,以探明道德规范、道德判断本质等问题为研究目标,同心灵哲学产生交叉;三是认为道德心理学是涉及哲学、心理学、生物学、神经科学、人类学等多学科的交叉研究,以道德问题为核心,围绕道德相关问题,综合上述学科知识和研究方法,致力于从道德进化、人脑认知机制、道德与语言学类比等多个视角探讨道德产生、道德判断、自由意志和道德责任等问题,是一种道德研究的自然主义路径。

哲学家的科学家的研究方式,从方法论角度来讲有很大的差别。前者更多是思辨与概念分析,后者更多是实证研究与理论解释。他们研究的对象(道德),又是否是同一个东西呢?

他对正确的思考方式也有一定的感悟,比如他认为,自相矛盾是不可以的。所以他在言行举止中,尽量保持一致,不要自相矛盾。同时,他也认为别人也不该自相矛盾。这意味着他在规范认识论领域也有某种主张。

笔者认为,最后一种定位方式较为客观和现实。近十年来,道德心理学研究,特别是对道德判断产生过程的研究已经越来越深入,涉及的要素和学科日渐超出哲学和心理学的学科界限,同生物学中的进化论和认知科学中的脑科学、计算主义、语言学联系紧密。这种研究思路从问题出发,不囿于学科边界,体现了一种自然主义的跨学科研究路径。

有人提出,道德有两种意义,一种是描述性意义,讲的是道德实际上是什么样。一种是规范性意义,讲的是道德应该是什么样。科学只能解决描述性问题(实然问题),而规范性问题(应然问题)应该由哲学来处理。

不止于此,他还会对事物的美与丑做出判断,他还会思考关于意义的问题,工作的意义、爱情的意义、人生的意义等等。而这些都是哲学问题。

作者单位:山西大学科学技术哲学研究中心

就像我们不能通过研究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法律实际上是什么样,就得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法律应该是什么样。也有人认为,科学对道德的实然研究对道德的应然研究没有帮助。但事实真是如此吗?道德心理学真的不能够回答伦理学问题吗?

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地思考哲学问题,这让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是一个哲学家。大多数人都未曾接受过专业的哲学教育,所以大多数人也都是民间哲学家。其实,在这个领域划分如此细致的时代,一个研究心灵哲学的学者可能在伦理学领域也仅仅是一个民间哲学家。这个研究心灵哲学的学者也肯定会思考伦理学问题,所以他肯定是一位民间伦理学家。

在今天,没有哪个伦理学家会认为道德是纯粹先验的问题,经验研究对思考道德毫无帮助。科学迅猛发展至今,甚至还有哲学家会认为,当哲学(伦理学)概念或理论与科学概念或理论相冲突时,我们应该放弃或修改的是哲学,而不是科学。让我们具体来看看,有哪些道德心理学的研究能让每一个伦理学家从中收益。

民间哲学家和民间科学家,简称为民哲和民科,通常都是贬义词。他们指那些实际上很外行的人,却自以为在某个专业领域内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首先,让我们思考一下“思想实验”,这一哲学家常常使用的研究工具。学者们常常提出一些思想实验,通常是用想象构造一个具体的场景或事件,然后依据人们对这个场景或事件的直觉性或反思性的反应,得出一个结论。比如薛定谔试图通过“薛定谔的猫”这一思想实验来说明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是荒谬的。塞尔试图用中文屋思想实验来说明计算机无法像人一样思考。伦理学家们常用的思想实验莫过于电车问题及其各种衍生版本。思想实验有时被看作哲学家们的利器,但心理学家却用实验的方式告诉我们,人类的反应是多么容易被操纵,以至于思想实验的价值要被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而哲学,它研究的许多概念都是基础性的,都是我们这些普通人日常所使用的。比如“存在”、“自由”、”道德“、”心灵“、”逻辑“、”知识“、”语言“、”科学“、”意义“、”好“、”真“等等。每个人在使用这些概念时,都认为自己是在正确地使用这些概念,好似自己已经在哲学领域内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可以高枕无忧地认为自己对这些概念的用法就是传说中的正确用法。

假设现在爆发了一场疾病,有600人陷入危险之中,我们现在只有2种措施可供实施。

其实不仅如此,每个人还都是民间心理学家、民间物理学家、民间经济学家、民间社会学家。每个人对这个世界都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好似每个人都是一个专业学者。

如果采取A措施,那有200人会活下来。

法不责众,我把民哲和民科的范围划分得如此广泛,意味着我并不认为每个人都是民哲或者民科是一件坏事。这是无可厚非的,你没法指望一个正常人能学会所有的人类知识,你也没法指望一个正常人对自己所无知的事情完全闭嘴,那样我们就没法活下去了。在前科学时代,一样有许多人能正常地生活。他们对这个世界有完全错误的理解,但这不妨碍他们活下去。

如果采用B措施,那有三分之一的概率这600人都会活下来,三分之二的概率没有人会活下来。

也许,作为一个民哲或者民科,是我们人类的出厂默认状态。我们需要经过数十年的调教,才能在少数领域摆脱民哲或民科的帽子。面对这种困难,许多人选择了放弃,他们甘心做一个民哲和民科,反正有官哲和官科会为自己服务。社会的专业分工不是坏事,每个人专注于自己的那个领域,然后以这个专业领域的技能为其他非本专业的人提供服务,这不是皆大欢喜吗?虽然这会让一个人成为其他领域的民科,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此时,大多数被试都认为A措施更好,虽然B措施和A措施从数学期望值的角度上讲是一样的。但如果实验仅仅到此结束,那思想实验的效力还不足以遭到致命的怀疑。

我不反对人们成为民哲或者民科,但我所建议的是,每个人都能认识到,自己其实是一个民哲或民科,自己对许多领域都很无知,而这无知不是给别人嘲笑的靶子,而是自己进步的前提。

让我们再来假设爆发了一场疾病,有600人陷入危险之中,我们现在只有2种措施可供实施。

每个人其实都很无知,而每个人却都以为自己并不无知。也许有一些人,他们比别人多一点点自知之明,而正是这一点,使得他们愿意不断地学习以弥补自己的短处,使得他们成为这个时代和这个社会的精英,从而更好地为那些没有自知之明的人服务。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科学对哲学的侵略,自然主义视野中的道德心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