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小说 > 正文

还好有你,致来不及好好道别的你们

时间:2019-11-26 17:03来源:小说
辞职后的第一天,也是开学第一天,更是一个没有大四的即将成为毕业狗的第一天。 来得及.jpg 八点多快九点自然醒后,便等小伙伴宇婷回来一起修改论文,期间和宿管阿姨又坐着聊天

图片 1

辞职后的第一天,也是开学第一天,更是一个没有大四的即将成为毕业狗的第一天。

图片 2

来得及.jpg

八点多快九点自然醒后,便等小伙伴宇婷回来一起修改论文,期间和宿管阿姨又坐着聊天,一如既往闲聊,没有丝毫的生疏感。从大一到现在大四,西三两个宿管阿姨都没有变,以前每次出去回来都会和她们打招呼,偶尔有空还会坐下来陪她们看看电视剧,听听她们聊增城最近那些事,偶尔我也会和她们分享一下最近的生活和工作,她们也会像长辈一样,给我一些好的建议和看法,也正因为如此,平时有些琐事要麻烦到她们的,总是能很干脆也很热心,比如说忘记带钥匙宿友不在要找她们拿钥匙开门呀等。还记得有次假期还没开学,才很少人回校,晚上我兼职回来都会和她打招呼,有天下班比较晚,她等我回来再把宿舍大门关上,即感动又暖心。宿舍是大学第一个家,管我睡好。

第四章爱情阴谋的开始

本文参加#青春不一YOUNG#征稿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去了一趟明星饭堂,很多工作人员打饭阿姨都变成了全新的面孔,窗口里面只有几个老员工阿姨。还记得以前在明星兼职,那些老阿姨有的对我很好,每次打饭都打给我好多菜,难得早起有早餐吃,还会偷偷送我几个包子或者鸡蛋,阿叔看到我也会很兴奋,说:靓女,还没吃饭啊?离职后时常在校园看到他们上下班也会主动打招呼问好,他们也会腼腆的朝我微笑,偶尔走在校道上看到他们的身影,就会想起他们用梅州口音说着:好日好日(好热好热)……他们,真好。饭堂是大学第二个家,管我吃饱。

欣雨看着短信,脸上洋溢着满心的欢喜,想起那天在夏博家吃饭的事,想到夏博傻乎乎的样子,就好笑。


有你们,甚好。

那天欣雨加班赶稿子没有来得及吃饭,夏博出了办公室看到欣雨还在,就走过去问道:“还没有做完,还要多长时间?”

最近,我看了何炅的一本书,名字叫《来得及》。颇有感触。是的,希望一切还来得及。来得及想念你们,来得及记录你们,来得及说一句好久不见,来得及问一问你们最近好吗,尽管那一年我们来不及好好道别。就像何炅说的,这个来不及,是一种提醒,一次警告,一回鼓励,更是一种敬畏、恐慌感,让我们学会珍惜、好好对待,让我们会发现更多的来得及,做出更多的来得及。我想,现在正是时候。

欣雨转过头藐视了一眼夏博说道:“你怎么不问我吃饭了没有,肚子饿不饿,不要总是一幅资本家嘴脸来对待你的员工。”

我很抱歉,过了这么些年,都没有好好地写一写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那段岁月,那是我们最后的纯真,也是我们最后的恣意。我很抱歉,我写过小学的稚嫩,初中的单纯,高中的无悔,就是不肯提笔写一写我的大学生活。为什么呢?有时候我不禁会问自己。每一次心里的答案总是呼之欲出——我对我的大学并不满意,以至于我忽略了跟你们相处的那美好的又回不去的时光。

夏博说道:“我只是问一下工作进展情况,要不这样,我给你叫外卖,想吃什么?”欣雨说道:“外卖都吃腻了,不想吃。”

其实,我时常梦见你们。我在宿舍的床上午睡。阳光特别温暖,映射在我裹着的被子上,让我十分的踏实舒服。忽然,我被320寝室开门的声音吵醒。我趴在床边上,看向门口。这时,你们三个一起闯进来,有说有笑,嘻嘻哈哈,每个人的身后还拎着一个大箱子。老夏早就按耐不住冲着我大喊,“美人,怎么还在大睡呢?快起床,我们回来了!”我的眉梢马上就染上了笑意,也大声回应“你们怎么才到?我都等你们很久了!”

夏博假装在想怎么办,欣雨看他这个样子生气的说道:“看在我为你卖命工作的份上,你就不能请我吃一顿呀。”

人都说,梦是不能被记住的,一觉醒来也就忘了。可是,这个梦不断地重复循环,一遍又一遍。所以,自然而然就被我牢牢记住了。我也会奇怪,明明你们三人不是一个地方的,怎么会一起回来呢?可,梦就是这样。后面的场景如何呢?就有些许的不同了。

夏博说道:“今天不行,我要回家陪父母吃饭,要不他们就不认我这个儿子了。”欣雨说道:“要不,你带我一起去。”

有的时候,我会急急忙忙地下了床,赶快去帮你们拉行李,又催着你们赶紧收拾。这时,老大总会关心地问我:“怎么?美人还没吃午饭吗?”我拼命地点头,“当然了,知道你们快回来了,就在等你们一起吃哦!你们吃了吗?”“没有”老大狡捷地一笑,“知道你肯定等我们——带回来的好吃的!”我嘿嘿一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也带回来了些哦!”鑫仔也惬意地笑了,“那就先不收拾了,大家都赶紧把好吃的拿出来吃吧!”

夏博说道:“这不太好吧,他们不认识你。”欣雨急着说:“没事,见面就认识了,你带同事回家,说明你关心同事,公司和谐一片,你爸妈看了也放心。”夏博想了一想说道:“好,不过你不要多说话。”

就这样,我拿出来了带回的螃蟹、皮皮虾,还有老爸做的可乐鸡翅;老夏拿出了他们家特制的腊肠与鸭脖;老大带了汤料,给我熬了一锅汤(我们偷着用自己的小电饭煲);鑫仔就带了各式各样的蛋糕与小点心,很多都是她妈妈亲自做的。我们话不多说,大快朵颐。我想在梦里的我是多么幸运又幸福,每个假期回来都会有很多好吃的,都会吃好一阵子,都会再见到我那些可亲可爱的小伙伴。我想在梦里的我一定会笑出声的。

欣雨是第一次到夏博家吃饭,心里难免有一点紧张,在去的路上问夏博:“要不要给叔叔阿姨买点礼物。”夏博笑着说道:“你只是一个职员去老板家吃顿饭,没必要。”

有的时候,却不是这样。我依然会匆匆地从床上下来,跑向宿舍门口。可是,当我看向门口时,就发现那里空空如也,哪里还能见到你们三个人的影子。但,我依然不死心,我赶紧打开门,向门外望去。整个宿舍楼静悄悄地,哪里还有刚才的欢声笑语。心里突然就被失望填得满满的,突然就明白这是在梦里,我与你们早已各自天涯。再回头,我们的宿舍也找不到了,那些床、那些书桌、那些墙上贴的画、那些电脑、那些洗漱用品……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空留下孤零零的我。这个时候,我都会惊醒,然后就发现枕巾早已湿了。

欣雨白了一眼夏博,大叫道:“停车。”夏博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一脚紧急刹车,欣雨还没有等车停好就开门下去了,关门前说道:“等我一下。”

老大,老夏,鑫仔,我好想念你们啊!

过了一会儿,夏博看到欣雨提了一大袋水果上来,说道:“给你说了,不用了,你还买。”

我还有你们的联系方式,还能看到你们的朋友圈,还知道你们都已经结婚,也知道你们都过得很好。只是,一别十年,我们都没有再见过面。曾经我们总是笑言:等有人结婚了,我们一定要去看看新郎到底长得怎么样, 最后为姐妹再把一次关,也一定要送上一份大礼才对得起这份情谊。曾经我们约好了就算毕业了,我们也不能散,一定还要再聚在一起疯闹。曾经我们信誓旦旦地说,要做一辈子的好姐妹。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都没有再见?

欣雨说道:“去人家吃饭,总要表示感谢,这是礼节,你不懂吗?再说给老板的娘老板的爸一个好印象,到时候在老板面前美言几句,说不定老板一高兴就给我加薪水了。”

原谅我有些激动的情绪。我明白的,我明白我们都有各自的路要走,而且这条路太不易,需要全力以赴,需要孤军奋战,需要快马加鞭。我明白的,我明白我们都不再有时间矫情,都不再有时间驻足,都不再有时间与远在他乡的人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没有关系的。真的。因为我们已经拥有了最值得回忆最纯真美好的四年。

夏博笑着说道:“见过要求加薪的,没见过用这种方式要求加薪的。”

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的第一次邓论考试?那是大一的第一次考试。面对厚厚的一本理论,我们都没有把握能够取得好的成绩,结果就听老夏这个“外联”说:有的专业的老师给他们划了重点。这可绝对是个利好的消息,我们立马派老夏去前方打探消息。老夏呢,一副热心肠,又交友广泛,没有她打听不到的消息,这个任务再合适她不过。没有多久,她就兴高采烈地捧着划满了重点的书回来了。我们二话不说就拿着书到校外去复印了。只有复印在一张张纸上,老大她才能搞些“小动作”。老大,为人处事的高手,只是在学习上就讨厌死记硬背,因为背不过。

说话的时间,就到了夏博爸妈家,上楼敲门,开门的是老夏。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还好有你,致来不及好好道别的你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