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永利棋牌 > 小说 > 正文

雪山飞狐,承认一个巨大的错误

时间:2019-10-01 13:19来源:小说
承认一个错误。多年前曾经是金庸小说迷。高考后没几天,从SX同学处借来《雪山飞狐》,二百来页读完,产生第一次看到天地覆载图的感觉。如果能早日遇到它,对于个人技艺学养的

承认一个错误。多年前曾经是金庸小说迷。高考后没几天,从SX同学处借来《雪山飞狐》,二百来页读完,产生第一次看到天地覆载图的感觉。如果能早日遇到它,对于个人技艺学养的认识和抉择,绝对能提升一个段位,肯定能更踏实,更谦虚,更浪漫一些。

每本小说中总有那么几个高手,作为小说《雪山飞狐》中的高手,理当是在苗人凤和胡一刀之中产生的。那么苗人凤和胡一刀,他们两个人的身份背景如何?苗人凤和胡一刀各自最为擅长的是怎样的招式路数呢?更为直白的问题,苗人凤和胡一刀谁厉害呢?从何处可以得到那个结论呢?

图片 1

《雪山飞狐》用200页的篇幅,故事集中发生在一两天内,十几个人的交谈和回忆中。将人性中的贪婪,勾勒的淋漓尽致;将胡一刀和苗人凤在武艺方面的匠人精神,进行了传神的升华;通过胡一刀夫妇,将爱情和婚姻的意义提升到很高的层次。

读过雪山飞狐的读者们,肯定都清楚苗人凤和胡一刀分别是李自成侍卫的后人,胡家的武功是远远超过其他包括苗家、田家、范家的。苗人凤显然是若干年后的苗家后人,而胡一刀也显然是继承了胡家后人的衣钵。

《雪山飞狐》是一本由金庸著作,广州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25.00元,页数:357,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看看小说中人物武艺的出场顺序,陶子安之射雁、曹云奇之避箭勒马、殷吉与阮士中之轻功较量、宝树和尚之“弹珠神功”、胡一刀与苗人凤之刀剑对艺…… 层层拔高,连连称奇。

苗人凤,善长用剑,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称号,一生之中习武成痴,一心只想将武艺练得更加炉火纯青,通过不断的练习和挑战获得更高的武学造诣。

《雪山飞狐》读后感:雪山飞狐

什么是高雅?读一读胡斐与苗若兰初遇之情景,听一听两人之对答。

胡一刀,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善长兵器为刀,外界之人称为辽东大侠。其祖辈是飞天狐狸,所以首先从武艺的精湛和渊博度来说,胡一刀肯定是受到过良好的武艺培训的。

相对于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雪山飞狐则算是个小故事了,坐在火车上,一眨眼就看了七八回,不过剩下的就隔了好几天才看的。

可惜在工作一两年后,受各种因缘际会的影响远离了金庸小说。

胡一刀和苗人凤之间从最初的争夺,演变到最后的切磋,总共的对战次数不下于十个来回,但二人始终胜负难分,那么如果一定要找出其中更厉害及其中依据,则还应当回归于小说。

印象最深的还是这部书的叙事方式,是由不同的人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去叙述事物的。所以让我感触到的是,某人所看到的,尤其是某人所讲述的,未必是事情真实的一面,某件事情也未必有它真实的一面。这个就让人想到了罗生门,为此我还专门看了1950年拍的电影《罗生门》。

近日在吴晓波频道微信公众号中读到《金庸小说里的泡妞投资学:备胎如何逆袭女神?》,享受到一种久违的熏陶。

胡一刀用刀和苗人凤用剑实力相当,但转换过兵器之后,苗人凤明显是不如胡一刀的,因为最后一击中,胡一刀收住了剑,但苗人凤的刀却是上到了胡一刀。从武功的收放自如度来说,苗人凤是不如胡一刀的。

恩怨纠葛,不同的人出于不同的考虑,为名为利,事情最终发展到你根本看不清事情的全部,你以为的不是你以为的那样。如果不是每个人说出自己所看到的,那么大概事情的真相将永远埋藏了。

有事没事时,何不给自己找点乐子?游戏、抽烟、喝茶、品酒、棋牌、小说,只要真喜欢,就勇敢的喜欢下去。收获只有自己知道,“闷声发大财”,岂不人生之大得?

雪山飞狐中除却胡一刀,还有一个极富有正义形象的人物,那边是苗人凤。苗人凤这个人物的一生经历究竟如何?苗人凤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他的结局是什么?苗人凤怎样死的呢?是被谁所杀,是死于何处,在死的时候苗人凤心中在想些什么呢?

《雪山飞狐》读后感:重温系列之鸳鸯刀+白马

作为雪山飞狐小说,其实苗人凤的结局并没有死,小说的结局是苗人凤与胡斐的决斗,两者之间正在进行生死互搏,而苗若兰正在远处等待着两个亲人的回归,这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按照小说的正常发展,苗人凤要么没死要么就是死于胡斐之手,抑或是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将生的机会留给了胡斐,自己独自一人赴死。然而在2007版本电视剧中苗人凤的结局却是死了的,是死于田归农之手。

  1. 我总觉得金庸写到鸳鸯刀就想搁笔了

也许大家对于这样的一个结局,会感到极其困惑,从武功层面来说,苗人凤的武功是远远高于田归农的,那为何苗人凤最终还是死于田归农之手呢?这中间其实有了一个变动,那边是田归农获取了胡一刀和苗人凤两家的武功秘籍,练成了天下无敌的武功,仅靠苗人凤的力量已经不能打败田归农了。苗人凤为了能给胡斐留有线索,在与田归农对战中,几乎处于被挨打的境地,只是为了让身上的伤口显示出田归农的武功路数,让胡斐能够想出方法破解田归农的武功套路。

倚天看到一半(到一半女一还没出场的小说也真是够了)突然发觉鸳鸯刀写得更早,又回头去撸这本。鸳鸯刀你们懂的……觉得像是书剑之前一个练笔的作品。

在苗人凤赴死之际,他心里是平静的,女儿已经找到合适的归宿,而自己也可以去九泉之下陪伴自己的妻子。

但又或者这部是鹿鼎记的雏形,或者金庸写到这时意兴阑珊,不想再靠连载武侠故事卖报纸?所以鸳鸯刀里的江湖更像是现实意义上的江湖,像是电影卧虎藏龙里俞秀莲对玉娇龙说的那个“跑起镖来多日不得洗澡,身上满是跳蚤”的江湖。玉娇龙在书里看到的是神雕,绝色美女一身白衣跑江湖也不怕不耐脏。她满以为从她的官宦之家逃去江湖就可摆脱一切桎梏,却另有一套规矩等她,所面对的更又是一群獐头鼠目的江湖人物。

太岳四侠也好,任飞燕林玉龙这样的战斗型夫妻也好,即使褪去其江湖背景,都能照见现实中人生百态。那些酸腐滑稽自打脸,像是作者在猛摇你双肩说你们醒一醒,现实就是一地鸡毛不能深究的啊!

然后他精分地变成被摇肩的人,捂起耳朵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脑补了一下白吟霜……),又写了倚天(大概是报纸卖不出了……)。

  1. 苏普控制了人生

白马中醉人的倒还是那一片异域风光,让人想起王洛宾的民歌什么的。不是如此,这个淡淡文艺少女腔的故事不会这么出色。

跟李文秀或她师父和师哥这样热衷自虐的人相比,或许苏普才是健康积极有序的。那汉族女孩无缘无故的消失,也许曾带给他人之初的茫然与苦涩,但也仅止于此。他记得她说的故事,会因为强盗诬蔑这位儿时同伴拍案而起,却早就打碎了她送的手镯。这个哈萨克汉子正直善良而可爱,他不是钻牛角尖的人。这让我想起以前读过的一篇网文: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爱好桃李春风一杯酒念念不忘,付出一生来珍藏它,否则就痛苦不已,有些人什么也不爱好,因此他控制人生。而有些人爱好的就是江湖夜雨的漂泊。”

苏普是控制人生的那一类,我们有理由相信即使阿曼真给汉人强盗做了女奴,苏普会大哭一场,会茶饭不思,然后慢慢好起来。

往深里说,李文秀的悲剧并不在于她深深爱上的人深深爱上了别人,而在于生性执拗的她遇上一个豁达的对手——所以她孤独极了。这简直比冲哥看着小师妹为小林子作死作活还要糟糕……起码在某些方面他们还有些共鸣。

从哲学意义上来说自虐这件事并不存在,能放下是因为确实不堪重负,放不下的,多半是因为不能承受那轻。

从这里过渡到天龙八部的无人不冤有情皆孽,似乎也是……极好的。

编辑:小说 本文来源:雪山飞狐,承认一个巨大的错误

关键词: